追蹤
++死亡幼稚園++
關於部落格
我們總是太忙,忙到沒時間讓自己長大,直到死亡,仍舊幼稚徹底。
  • 6112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吾命騎士] 看那銀髮紅眼睛(尼中心)

──────────         第一次毫無遮攔地在太陽光下活動,他看見那人滿心歡喜的笑著,然後他動手扯了扯自己斗篷的大領子,再把帽緣拉好讓自己顯眼的金髮不至於暴露在空氣中。   ──真他媽的熱。   走在前方那人的銀色腦袋轉了過來,一臉擔憂地看著自己:「沒事吧尼奧?如果真的很熱的話我們不要進城算了,我不會在意,真的!」   紅色的眼睛中寫滿了擔心,怕自己會因為在大熱天中還全身包在斗篷裡面而中暑。   回了一個鄙夷的哧笑聲給眼前堪比太陽騎士長那膚白若雪的精靈:「我就是樂意帶你進城,管你會不會在意?再說了,格里西亞好不容易從那個死靈法師家裡『ㄎ一ㄤ』來一個多功能的生命戒指送你,你不出來把地上多踏個幾步你對得起他嗎?」   他看見那人垂下頭沉吟,確實若是沒有格里西亞給的戒指的話,艾崔斯特的情況是永遠跟現在的他這樣,整天只能包著大斗篷怕顯露了自己的黑色皮膚……   「可是,這裡是可是葉芽城耶!」   尼奧無所謂的挑眉,而後發現某人看不到後,轉而聳了聳肩。   他是『一日是太陽騎士,終生微笑笑到死。』的前.太陽騎士,交替不過也才三年多前的事情,換言之,現在在光明神殿的總壇座落的葉芽城中,大部分的人都還記得自己的「尊容」。   一步踏出,在走過停下來的某人身旁時說道:「因為,你沒來過。」   這裡是他生活了近四十年的城市,其實他老早就想帶某隻精靈來看看了,不過一直礙於光明神殿在此,他身為前.太陽騎士不能打破完美的稱號。   維持一定的距離就是不讓那人看到自己現在的表情,一定很懊悔,他這樣到底是算自私還不是……太陽騎士的稱號和喜歡的人居然是前者獲勝。   「尼奧你在臉紅嗎?」   沒經過大腦的問話讓他一時間沒反應過來,反射性地一勾手,轉過身就把某隻精靈就抓過來狠狠地蹂躪他臉頰邊的肉。   突然覺得為這種傢伙傷感自己大概是白痴。   艾崔斯特看了看終於肯跟自己對上眼的他,歪著頭還不怕死地繼續道:「尼奧,我就說你一定中暑了,天氣這麼熱還硬要穿斗蓬,你的臉變的更紅了……」   ……突然覺得為這種傢伙傷感自己並不是是白痴,是無藥可救的大白痴。      「請您將斗篷帽子拿下。」   他無言地看著眼前的三個巡邏聖騎士,如果是在幾年前他可能會用太陽式燦爛笑容好好慰問他們一番,可是在優雅了三十多年後他現在走的可是豪邁路線,一曝光就是不得了的事情。   拿下斗篷不就等於是要繼續裝出「全世界都知道」的太陽應有的樣子!   他可以感覺的到站在自己身旁的某隻精靈正悶笑到發抖。   默默地拉開自己的帽沿,他的面容可比現任的太陽騎士來得更讓人有印象,畢竟他剛卸任也沒幾年的時間,金色的頭髮和碧藍色的眼睛甫一出現就讓那三個人頓時石化。   他燦爛地笑著:「啊,在光明神仁慈的照耀下這是多麼美麗的早晨,想必眾位聖騎士兄弟們也能體會到來自光明神的恩典,重回到這片在神的慈愛下欣欣向榮的土地讓太陽真的發自內心地感到無上的喜悅,而遇到眾位兄弟想必亦是在神的指引下接引的美麗邂逅,令人痛心的是,光明的照耀在太陽身上不再強烈,以致眾兄弟和我之間產生了誤會,但太陽相信,神的仁慈將會使我們之間的誤解化煙消雲散。」   「是……是!」三個看到他是誰後幾乎感動得要流下眼淚來感謝光明神的聖騎士,整齊一劃地對他做了個騎士禮節。   他好笑地勾了勾嘴角,他的信徒果然還是這般廣大啊!      「……欸,你聽得懂前太陽騎士在說什麼嗎?」   「不懂……跟現在的太陽騎士講話一樣讓人不懂!」   「阿阿,不傀是太陽騎士啊!」      幹!講話是不會小聲一點喔!好歹等人走遠在再討論吧?   重新拉上斗篷帽子,他突然看旁邊的那隻笑到快斷氣的精靈很礙眼。一把勾住他的脖子意圖掐死它讓他成為真正的擁有「死亡兼黑暗氣息」的黑暗精靈,落話:「再笑,我以後就每天用太陽式跟你說話。」   自己圈在懷中的人終於停止了笑聲,招牌地苦笑:「不笑就不笑,不過話說,你剛剛講的那段話是什麼意思?」   「他媽的一大早大太陽就讓人快要煩死了,那群小夥子不嫌熱我都嫌,好不容易才回來這個城市,一進來就被當成是可疑人物,連光明氣息都不會分辨他們是白痴阿,還要老子拿下斗篷才認出人。」   「……你真的會破壞所有人對太陽騎士的憧憬。」   他無所謂了聳了聳肩,就他所知,除了第一任的太陽騎士之外的每一任都是這副德行。其實他也懷疑過,第一任的太陽可能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就是了。      維持著懶在某人身上的姿勢,他全身的重量幾乎有一半是壓在艾崔斯特的背上。   某精靈銀色的腦袋瓜子無奈地搖了搖,嘆了口氣。他故意裝做沒看到,然後伸出自己的手在艾崔斯特面前,開始筆劃他們接下來的路線。   「你幾乎要把整個城都走遍了!」艾崔斯特看著尼奧越畫越大的路線抗議道。   「有什關係,反正難得來一次嘛。」   「那…那逛街就算了,為什麼連郊外你也要去?」   他頓時愣了一會,細想一下自己剛才畫的路線,好像真的不知不覺間畫到了比較偏遠的地方去……沒想到自己的意識中還存在著那裡的記憶。   他輕笑:「那裡阿,我打算帶你回家看你的公公婆婆你信不信?」   只是根本就不知道還有沒有人在就是了,自他當年當選為太陽騎士,也就是十三歲起,他的家就是神殿,他的家人就是神殿中的聖騎士們,他的父親就由一團模糊的記憶變成了上一任的太陽騎士。   不自覺地收緊了手臂,他都忘了,那裡才是他真正出生的地方阿……      一隻溫暖的手附上他不知何時握緊的拳頭,彷彿能感覺到他心裡閃過的徬徨。   「……笨蛋,想安慰我的話,起碼要主動親我我才能感受到。」   「你才不要得寸進尺!」   他那令人恐懼的紅色眼睛,在自己看來,格外令人安心。      我說,如果我真的離不開你,那麼全部都是你的錯。      老舊的破房子此時看來就像是廢墟。   他不知道自己是哪種心情,有點感嘆,又有點鬆了口氣,良久只能一聲:「果然……」      「戒指改天就還給那孩子吧,我還是習慣黑漆漆的黑暗精靈。」   「恩。」      出了葉芽城後他將不會再回來了,這裡的一切不再有他的留戀之處。   他只會繼續看好屬於他的銀髮紅眼睛的精靈      他們握緊了彼此的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