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死亡幼稚園++
關於部落格
我們總是太忙,忙到沒時間讓自己長大,直到死亡,仍舊幼稚徹底。
  • 6112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黑龍戲] 前傳_替身契約

     一切的發生都突如其來得讓人措手不及。      他是名國三生,將來的夢想,大學有沒有目標,出社會後想做什麼,都不是他現在會考慮到的重點。手中的英文字典又翻過了兩頁,他只要專心地應付即將來到的國中基本學力測驗就夠了,然後繼續渾渾噩噩地混個高中讀三年書。   眼睛發酸地微微瞇起,車上果然不是個讀書的好地方,先不說一路上搖搖晃晃,光線不足這點就會大大地影響到人的神經。   揉了揉眼,可能要休息一下子好,他想。剛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讓僵硬的肌肉神經得以舒緩,突然,眼前出現一道黑影迅速地抽走了他手中的書。   「我說龍書,這是畢旅阿,是畢旅,全名叫做畢業旅行,學校宣稱校外教學,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眼前突然出現一名少年放大的臉,少年的手上正拿著的就是被他喚為龍書的人原先捧著的英文書。   表情厭惡地瞄了幾眼書中,那總是難以讓人理解的一連串比起文字更像圖案的英文,吐了吐舌,做了個噁心的表情,嚷嚷道:「喔我的媽,這嚴重破壞了我幼小又天真無邪的心靈!」   坐在附近座位上的同班同學們各自轉過頭來賞他一記鄙視的白眼,幼小的心靈,誰?   「你們真是太傷爸爸的心了!」收到了無數衛生眼後少年將自己的臉沉痛般地埋進了自己的兩掌中,指控這年頭天下的孩兒真是人心不古,不懂得孝字怎麼寫。而後才後知後覺地發現自己的臉竟然是埋在手中恐怖的英文書上,驚叫了一聲把書丟開。   少年扭過頭,「孩兒們,這時能拯救爸爸我的只有金閃閃的點歌簿,來個人給我呈上來!」   龍書好笑地看著眼前的鬧劇,車上不過也才兩本的點歌本,不管前面後面都朝向自己前面座位上的那名少年丟來,他揶揄道:「人氣挺高的嘛『爸爸』。」   兩本點歌簿除外,還丟來了寫編號用的點歌單好幾疊,幾隻聽說是給他老人家寫編號用的筆,雖然大部分的東西丟來時似乎都隱隱含著殺氣,有的人更直接丟包餅乾砸在他腦門上,笑說是感念他開金口唱歌。   其實根本是凶器,龍書側過頭閃過了一包沒丟準而向他飛來的餅乾。   隔了好幾個座位前面的一名少年抓了抓自己的腦袋,跟他比個道歉的手勢,「呃哈哈……抱歉阿,沒注意到。」   龍書搖搖頭,回了個微笑示意自己沒事。   終於再次沒有視線注視在自己身上,他倚著車窗,隻手撐著自己的頭,剛剛的英文書他早已收起了擺在座位上的一邊,現在也沒打算讀了,起碼要等精神好些。   ……這就是他待了三年的班級,看著整臺遊覽車的氣氛持續在至高點沸騰,他的冷靜反而跟這一切格格不入,年輕人該有的衝勁對他而言好像從來就不曾存在過。但是他不討厭和大家分享所謂的「年輕人」該有的活力,那是一種心底流動過生氣的,活著的感覺。   享受著屬於自己的安寧,也享受著屬於大家喧鬧的熱情。   這樣講都好像自己不是活人了,思及此,他自嘲地勾起嘴角搖了搖頭。      「放心啦龍書,我堅信神會保佑我們的功課的!」少年握著胸前的十字項鍊笑著說,似乎神對他來說等於萬能的保母一般。   其實他倒是覺得神這種東西可信可不信,不打算否定一切,但也不是任何一派的宗教信徒。只是他覺得,很難有任何的事情是不求回報的,神要真的受理每個人的祈禱,那神大概會想撞牆自殺。   他多半的時候看神不過是人們軟弱的心靈寄託罷了,誰知道到底存不存在?   龍書再次拿起書本翻開,擋在自己的視線之前,涼涼地回道:「天得滿分,你零分。」   原本只是個用來氣人的動作,他卻無意間發現自己翻到了有趣的字:『DEVIL』。   惡魔……是了,如果真要說,他比起相信萬能的神,更相信惡魔多一些,至少惡魔不會無條件的幫助任何人。全世界都倡導所謂互利互惠,但是人們卻只想坐享其成而不願意支付自己的半分,惡魔的交易化成了邪惡的代名詞。   人類的心可醜多了。   他無聊地望向了車窗外,相對的加速度讓沿路的風景只能在他的眼中殘留不到半刻,卻是很美的山,車子幾乎是貼著山崖邊上在跑,能看見下方是深不見底的山谷,連陽光都只能照在半山腰上。   「………」那如果跟惡魔祈禱會發生什麼事?他想。   視線在支撐著頭的右掌上緩緩轉回車內。   比如說,用這裡所有人的性命換取就一個人的大好未來……之類的。      正產生了這種思想,剛想自己最近一定是奇幻小說看太多了,天又知道有沒有惡魔這種東西了?   車子在他還沒把想法甩出腦海的那刻猛然開始加速。   司機就像是不要命了一般把油門踩到了最底,壓根忘了他們的車跑的非但不是平路,還是那種一不小心就會衝落山崖的恐怖山路。突然間的加速讓車上的所有人同時因為運動定律往後一倒,站著的人更是無一倖免全跌了個腳底朝天。   最先恢復冷靜的還是老師,他們的老師一看情況不對,連忙先讓班上安靜不要喧嘩,幾個箭步跑到了前頭的司機座想確認情況是怎麼一回事?   只見司機根本就不理他的叫喚,一個勁地死抓著方向盤和踩油門,臉色蒼白地像張白紙,雙眼恐懼地瞪大都已經充滿了血絲,嘴裡還喃喃唸著:「鬼…有鬼……魔鬼阿…怪物阿……」   像是現在才注意到了老師的存在,卻突然瞳孔一縮,司機大喊:「不要過來!不要再過來了──!」他赤紅了雙眼,突然就跳起了司機的位子,不管三七二十一就一拳砸向老師的門面和老師扭打了起來。   完全地失控了──人、車子、一切。      龍書最後睜大眼看到窗外的景象,從衝破護欄,到墜落山崖。      ……他死了嗎?   痛覺瞬間就彷彿從四面八方傳來,裡面的、外面的,根本就已經分不清楚到底是哪裡在痛了,強烈的痛楚在他身上灼燒,口中和空氣中都充斥著濃烈的鮮血味。   看來還活著,這是他目前唯一能思考的問題。   空氣中的燒焦味刺激著他的神經,他不知道自己有沒有被東西壓住,因為什麼都感覺不到,胸前的血氣在一陣陣翻湧……他很想吐,雖然他平時個性很淡漠,但他畢竟只是個國三學生,離死亡的年紀還很遙遠,更沒想過眼前會上演這種認識的人死光的事情。   可是他連張口的餘力也沒有。   再這樣下去……   「再這樣下去,死也只是早晚的事情。」   一聲夾帶著愉悅的聲音在虛空中響起,龍書的意識漸漸在消退,他無法分辨是什麼人在說話,也忘了,他們全部的人都跟著車從百來尺的山崖摔了下來,誰還有這個能力來到他的面前?   那道聲音也不管龍書是否有聽到,繼續自顧自地說道:「不過嘛,既然我已經收到了所有人的性命,依照約定,你將擁有你應得的『大好人生』。」   渙散的眼神逐漸聚攏,龍書雖然沒有聽到站在自己前方的人說了些什麼,但是他能感覺的到,自己身上的知覺在慢慢恢復,而且很可能就是跟那人有關。連原本昏昏沉沉的腦子也恢復了思考能力,他注意到,身上的血似乎也停止了外流……   「不要裝死了,你應該已經完全恢復了才是。」黑影冷冷說道。   「………」   龍書緩緩地坐起身,他是完全恢復了,而且完整到了一種不可思議的地步,上下打量了自己一番,除了衣服破爛還有殘留著鮮紅的血跡外,他的身上根本找不著任何傷口。   他應該是要道謝的,通常這種情況,但是張開口後道的卻是:「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為什麼要這麼做,為什麼要殺了所有的人,為什麼要回應他不過就是一個玩笑般愚蠢的念頭……他到底是什麼人。   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山谷中,懸掛在天上的明月無法替他照亮眼前,隱約他只能知道自己的身前有著黑影。   聲音夾帶著不屑的哧笑:「應該問你自己,為什麼要有這種思考。」   他不過就是回應龍書的要求罷了,也許在龍書自己認為那不就是個一閃而過的念頭,但是他能感受到,那種念頭裡夾雜的,近乎非人類感情一般的黑暗,濃烈到把他吸引了過來。   這會是個很有趣的人類。   「嘿,人類,要不要跟我訂個契約?」   龍書只能愣愣望著眼前這在黑夜之中卻更深沉的,純粹的黑暗。腦中突然閃過了自己之前在車上看過的最後一個單字──DEVIL(惡魔)。   他沒有回應這次惡魔的問話,為什麼會有那種思考的問題纏繞在他的腦中,每個人一定多少都會有過希望全世界死光的想法,這是他的觀點,但跟因憤世嫉俗而詛咒不同,他是無意中一閃而過,無意間,那種由心底深處覺得其他人應該死。   難道說願望的成功與否是取自於他必須打從心裡認同某個論點?   答案相去不遠。   隻手捂著自己的視線,他好想大笑一場,因為他根本就無法對死去的所有人產生出同情心,儘管他們都是因他而死,看來這也是惡魔會找上他的原因之一。   「那剛剛那個不算契約?」   「喔不,那不過就是我想表達我的能力給你看而已,反正我們是互利,沒什麼不好。」   連個真正死去的關係契約都沒有,這些人還真可憐,他有些好笑,「既然如此,為什麼還要跟我訂契約?」   「………」惡魔的聲音停頓了一下,有點不敢置信他這次找上的人居然不像以往般,在聽到他提出契約的時候就只想著如何訂定條件,而是提到了這個問題。   他也沒想過隱瞞什麼,這常識在他們來說很基本:「狡猾的人類阿,惡魔並非是地面上該有的東西,就如同天使一般,只不過天使是靠一些神降、召喚、天界派遣才能來到地面,而我們惡魔,則必須依靠契約。」   因為契約將自己綁在人界的逆思考,通過契約讓自己來到地面。   沒想到還真有天使的存在,龍書心想這世界真是太科幻了,他居然還跟隻惡魔在死人堆中聊天。   「那麼,我跟你定契約。」沒什麼不好,「我的靈魂,一切都給你,條件是……」   ──條件是,我的靈魂將與你融合,而你必須代替我存在。   他可能真的是個瘋子,繼希望大家死後,連自己都看得更無所謂,想著,自己就算消失也挺有意思的,誰人能有這種機會,誰人能有跟他一樣瘋狂的想法。   他好好奇,若是由別人來展開原屬於他的一生會是什麼樣的情景?   「……瘋狂的人類,報上你的名字。」   他笑了,被惡魔評瘋狂。「龍書。」   黑影飄到了他的眼前,近一看像顆在黑暗中燃燒的黑色火球,「吾,地獄之使者昭,今與汝,人類龍書,簽訂契約──繳納上汝靈魂及一切所有,換取吾與汝融合成一,今後頂替汝之存在……契約成立。」   黑色的火球在他眼前炸開,分散成滿天的細小黑色粒子,然後又是一聚,瞬間全身上下都包裹在一片漆黑之中,意識逐漸在腦中抽離出去……      「呵呵……哈哈哈哈──!」   不屬於冷淡的龍書會有的瘋狂笑聲,從現在起,龍書不再是龍書。      他抽出了屬於「他」的身分證,上頭有著與自己現在如出一轍的臉,修長的手指抹過「他」的姓名……龍書?喔,錯了,現在的他,既不是人類的龍書,也不再是惡魔的昭,而是融合了龍書和昭的靈魂還有惡魔身分的,新的惡魔。   在他的手指滑過後出現了「他」現在真正該有的名字。   ──龍書昭。      「……嘿,人類,要不要跟我訂個契約?」   這又是另一段屬於龍書昭的故事了。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