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死亡幼稚園++
關於部落格
我們總是太忙,忙到沒時間讓自己長大,直到死亡,仍舊幼稚徹底。
  • 611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闇騎士] Believe(穆洛)

  淋浴間淅淋淋的水聲,溫熱的從頭上傾瀉而下,滴落被打濕的柔順銀髮,滑過身上的每一吋肌膚,鎖骨、肩窩、背……還有那六道醒目的撕裂傷口。   曾經他引以為傲的,身為魔族元帥那血紅六翼。   此時只是被手下背叛後,所留下來的,代表著恥辱的傷痕。   究竟還是太過於相信他們,直到被背叛、被狠狠羞辱,才發現自己以往不過是孤苦伶仃自以為是的高高在上。   回過頭時,他只剩下一個人渾身是血地倒在路邊。      世上的關係,不單感情不能信任,連手下、同僚也一樣。   包不准當你跟某個人很要好的時候,他不過是想找機會從背後桶你一刀。伸手扭緊熱水的水龍頭,一瞬間沒有了溫暖,只剩下如同空蕩內心的冰冷。   溫暖會使人墮落,使人看不輕現實的殘酷。   「好冷呢……」不曉得有幾分直述,有幾分自嘲,他關起了所有的水閘,信手拿起早就擺放在一旁的浴巾將身體裹住。      門外果然始終站著那名男子,溫怒,但依舊苦口婆心道:「洛特,冷的話就不要洗冷水,這樣很容易感冒的。」   栗子色的長髮,如同太陽般金色的瞳孔,臉上永遠是那和煦的微笑。   「才不會感冒咧,又沒有人花錢請我感冒。」   栗髮男子無奈又像是有點好笑地搖了搖頭,這人總是這樣始終不正經的調調。      「我說你啊,怎麼每次都是我在洗澡的時候來找我?」銀色的瞳孔中帶著幾分促遐,淡紫色鑲邊的黑色騎士服溫吞地穿上身,「想要看我洗澡的話就直接說嘛,我們都大男人了,下次可以友情陪你洗一次,當然,我還是會酌收一點點的錢的。」   一點點通常也不是多小點,穆亞深知他的這個友人的特性。   他道:「好啊。」   「……咦?」他剛剛聽到什麼了?   沒等他反應過來,穆亞接著問道:「還是跟以前一樣二十嗎?」   「……」   臉上依舊是那讓人看不出來內心真正想法的微笑,洛特徹底的懵了,難得正經地搭著穆亞的肩膀,一手還不信邪地摸著眼前男子的額頭,喃喃唸著:「該不會發燒了吧……」      「我只是正視我的感情。」      ──眼前放大的是貼近的俊臉和那雙金色瞳孔。   金幣掉落地上的叮噹聲在此刻格外醒目……      「……很討厭嗎?」微笑的嘴角邊掛著殷紅的血漬。      血腥的鐵銹味在舌尖散開,「這裡可不是花街,想買人幹的話請另請高明。」   為了一個男人心動,多麼愚蠢。      「不要欺騙自己。」回應他的是那人認真的眼神,難得的帶著深沉,「洛特,不要欺騙自己,正視我們的關係,你自己也很清楚的……不是嗎?」   手掌無意識地緊握成拳頭,很清楚嗎?所以,為了一個男人心動他是多麼的愚蠢。   「……我憑什麼相信你?」   他已經為了穆亞變得不單別人認不出他,連自己也不認識自己了,這個人就宛若是他的心魔,再繼續下去只會使得自己不再是自己。   「你又為什麼不相信我?」   「我不敢相信任何人。」   「……」   洛特冷漠的嗓調掩飾不了的是話音下的顫抖,背上的傷痕就是最好的借鏡,他不敢再相信任何人,尤其還是,穆亞這種真正會對他造成影響的人。   越相信,造成的傷害也就越深刻。      沉默,在兩人間詭異地蔓延著。      「洛特,你沒告訴過我你的過往,而我也不想去深究你的事情,我不知道你過去發生了什麼事情,才會讓你變成這樣不願意相信任何人……」   ──那麼,你就不要相信我吧。   「你說什麼?」   他微笑:「你不要相信我,如果你覺得我會背叛你,那你就先背叛我,或者讓我死在你的劍下。」   「穆亞,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洛特不敢置信地看著眼前滿臉認真的人,「我只是……」   只是什麼?只是不敢愛人?還是不敢給人愛?      心魔其實早已深入骨隨……方寸大亂。      「……我一定會殺了你。」   「不會有那一天。」      抬起和低下的唇交疊在一起。             ------------ 媽媽我真的打出來了(驚)Σ( ̄Д ̄ノ)ノ 我說闇騎士真的很萌啊!很萌!(被打 於是說難得久違的打文竟然不是生九州(掩面 總之,以上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