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死亡幼稚園++
關於部落格
我們總是太忙,忙到沒時間讓自己長大,直到死亡,仍舊幼稚徹底。
  • 611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闇騎士] 鬍渣(穆洛)

     冰冷的清水潑上你的臉,試圖讓自己神志從被窩中爬起回到你身上,繼續賴床不是你的本分,知道該是那人的專長,你輕笑。   然後一聲訝異的感嘆。   二十來歲你的是個正常不過的男人,沒有吃喝嫖賭,沒有不良嗜好,當然,也不是什麼令人難為情的早晨一柱擎天,你修長的手指摸著自己的下巴。   哎呀,長鬍鬚了。   幾乎是下意識的你拿起一旁的小短刀,在自己臉上抹了些肥皂,便充當避免刀片太鋒利割傷自己的滑劑。   「他可不喜歡有鬍渣。」你這麼想著。   最後完美的一刀,有陵有角,是你刀削般俊美的臉蛋,你滿意地笑了。      每天你的工作並不是從整頓自己的騎士隊開始。   你踏在走了好幾年的長廊上,壁上是代表整潔的白色,但是你知道這條路的牆壁可能背後隱藏的是蛇蠍的兇狠和劇毒,地上的瓷磚也無法叫人小看,踩錯一步,你只能留到下輩子後悔。   真是玩弄機關和劇毒的高手,你沒來由地不曉得該笑還是哭,只好感嘆。   但是還好,你習慣了。      今天早晨的天氣很好,你看向長廊的外頭,幾隻麻雀好奇地停留在那人的坐騎,但是差不多是寵物的索米身上。這隻夢饜好的不學,盡是學他的主人耍懶散,你好笑地搖了搖頭,道了聲:「早上好,索米,別再睡懶覺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你也學會了開玩笑這種不正經的說話方式。   索米睡的熟了,壓根沒有翻一下眼簾的打算。   「真是的。」   其實你根本沒有動氣,始終都是無奈的苦笑。         轉過身去推開那扇房門的你,卻沒看見麻雀興奮地在夢饜的身上牽出一條條啃食腐屍的蛆蟲。         果然如你所料,你無奈地嘆了口氣,他總是賴在床上,即使日上三竿、太陽照屁股,他也會以著輸人不輸陣,尤其不肯輸給光明的氣勢,半夢半醒將自己死拖活拖縮到太陽照不到的邊邊角。   有那種氣力怎麼不乾脆醒來省事呢?   「賴床我也爽。」標準回覆。   你走到了他的床邊,突然想起,已經很久沒有聽他每天早上這麼跟你說著,那撒嬌的語調和如貓一般捲縮在床上耍賴的神情。   你好懷念……   「洛特,早安,該起床了……」   你伸手撫著他的臉,表情是如此的柔和,像極了對待愛人的寵溺。要是全國的女人知道了皇家騎士團的第一大隊隊長,有著完美和模範之稱的你,竟然會對著這麼一個人露出這種神態,恐怕會哭死一票嚮往頂上傑洛爾姓氏的少女們。   此時的你可沒想那麼多,你修長的手指留連在他光滑的下顎,來來回回,「真好呢,不會長鬍渣。」   這才是你的感想,輕浮可不是你會做的事。   受到你這般騷擾,他依舊不為所動地躺在床上,若是換作以往,恐怕早就一溜煙跳起、逃到房間遠離自己的另一角,然後不盯著自己走出房門,他絕對不肯動手梳洗。   你的手指最後選擇輕扣住他的下巴……還記得流傳在民間很久遠的童話,睡美人最後是在王子深情的吻中甦醒,雖然你不是王子,雖然他不是公主,而你也沒有拿著寶劍挑戰魔女,還有斬斷沿路的荊棘。   但是你是騎士,他是魔王,你沒有拿著寶劍,但是你穿越了他充滿惡意的廊道。   沒關係,深愛就好。   難得的,你無所謂了一次。         ──雙唇熟練地貼合上,恣意深吻。         在你的激情下,他的舌根也被迫翻舞……但卻不是如以往的觸感……         你猛然間收回,一咬……血腥味在你們兩人的口中蔓延。他沒有吃痛地用含著水光的眼神瞪你,也沒有報復性地回咬你,更沒有出聲痛罵。   你英氣的劍眉微蹙。      「呸──…」      蠕動的蛆蟲僅剩下半節,在潔白的地板上掙扎。            你一愣,「呵呵……」   然後放肆大笑。      「也許,我該幫你換個冰棺。」            血腥味纏繞屍臭,你微笑,你不在乎。   還是,你根本就已經無所覺……         踏出這個房門,你今天依舊是完美的模範騎士。             ------------ 洛特,我真的跟你沒有仇 只是我單純覺得心理變態的穆亞很帥(被拖出去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