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死亡幼稚園++
關於部落格
我們總是太忙,忙到沒時間讓自己長大,直到死亡,仍舊幼稚徹底。
  • 611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闇騎士] Marry(穆洛)

──────────────         苦苦煎熬到了今天,他們可終於要結婚了。   你們甚是感嘆,率先踏上有著結婚墳場的紅毯那一端的兩人,竟然不是菲斯洛和蒂莉琪這兩個老是在騎士團中光明正大放閃光閃瞎座騎們的大燈泡,也不是半路殺出來不知道哪來的公主或野女人要下嫁第七大隊隊長。   就某方面來說,這兩個今天開始將攜手共度生生世世的人,在騎士團中也是公認已久的一對了。      「我願意照顧你一輩子。」穆亞平靜地說道,眼神中是種絲毫無法動搖的溫柔。   換來的卻是所有正在吃飯的騎士隊長們和團長老大一瞬間都像是被頂級刺客暗算一樣,噴了滿桌子的茶漬、飯粒,更甚者那吞了一半到咽喉的人可就衰了,咳了半天咳不出個鳥,旁邊醫官一見嚇得心臟也差點跟著從嘴理吐出來,這才想起自己的職位,立馬衝上前實行拯救任務。   八雙大眼刷地掃過去,微笑依舊的穆亞,泰然自若的洛特。   「你養不起。」   「騎士長也養不起嗎?」   「是啊,除非你打家劫舍還是等你扯下團長老頭的位子我就考慮考慮。」   這、這事怎麼就牽扯到我頭上來了?卡洛姆額際滑下一滴老子今天是來看戲反被拉上台當被勇者討伐的大魔王最後死在路人甲的手上一樣可悲可歎的冷汗,而後對上模範騎士落在自己身上平靜但似乎若有所思的眼神……   「洛特,你怎麼能叫穆亞去打家劫舍呢?」爽朗的乾笑,「這可不是騎士該有的行為。」   魔族似笑非笑:「那麼,穆亞你聽到了,就扯下那個老頭的位子吧!」   「穆、穆亞,你冷靜點,不能被那個混蛋給煽動啊啊──!」      你們記得,那是號稱完美模範騎士的第一次求婚。   但結果是你們的午餐貢獻給了滿地滿桌子,以及團長大人拼老命試圖打消穆亞的篡位念頭。      你們促霞地重提此事,調侃著房內身穿潔白燕尾服的修長身影。   一頭如瀑般柔順而下的栗色長髮尾,始終溫和待人的笑靨,和太陽般耀眼的眼神──今天的新郎官,穆亞.傑洛爾臉上多了幾分苦笑,緊張得都有些臉色發白。   「盡是會找麻煩……」狄耀不滿地輕哼。   「要結不早早結了算了,你還不是沒有坐到我們團長的位子。」   正義如他,「但是我也沒有打家劫舍。」      「洛特,我不想照顧你一輩子了。」   你有點滿意地看著所有人吃驚訝異你突然出爾反爾的眼神,但是唯獨你在表白的那人只是靜靜地挑起了一邊的眉毛,然後繼續喝他手中的熱咖啡。   「請跟我在一起生生世世……」      「結果你這白痴整杯咖啡都噴到了坐在你對面的團長大人臉上。」你突然驚覺:「你這小子,該不會那天是故意噴出來的吧?噁心死了!」   蒂莉琪也恍然大悟:「就奇怪,明明你後來答應穆亞了,怎麼反應那麼大。」   他才不屑聽你們的夫妻聯手鬧新人,轉身在鏡中看看自己此刻的模樣,白色的俐落短髮,曾經統領成萬魔族令人敬仰畏懼的冷然銀色瞳孔,沒想到竟然會有這麼一天出現微微瑟縮和羞赧……   媽的,他怎麼會沖昏頭自願嫁給另一個男人?   懊惱的神色卻看起來只是在難為情,一瞬間腦中閃過動手扯爛身上跟自己完全不搭嘎的純白色燕尾服,幾度腦內掙扎,仍舊在另外那人認真溫和的笑臉浮上腦海之際停罷。   「你啊,注定給穆亞吃得死死的了。」你們沒良心地齊聲大笑。      空氣中飄蕩著聖樂的音符,神聖,卻有種道不明的諷刺。但是無所謂了,可沒有他當了那麼多年的騎士長,本質上卻是魔族頭頭來得反差之大。   「袖口和領口的紅色鑲邊花紋不錯。」   「洛特你前衣襬的紅色繡花也很好看。」   白色燕尾服的兩個俊俏男子,對視,然後一笑。   莊嚴的禮堂上老邁的神父誦經般,卻鏗鏘有力地問了:「穆亞.傑洛爾,你確信這個婚姻是上帝所配合,願意承認接納洛特.西斯法為你的伴侶嗎?」   ──他願意。   「上帝使你活在世上,你當以溫柔耐心來照顧你的伴侶,敬愛他,唯獨與他居住,要尊重他的家庭為你的家族,盡你做丈夫的本份到終身。你在上帝和眾人面前許諾願意這樣嗎?」   ──他願意,生生世世願意。   「洛特.西斯法,你確信這個婚姻是上帝所賜予,並願意承認穆亞.傑洛爾為你的伴侶嗎?」   ──他願意,然後偷偷心中補充,可不是上帝給的。   「上帝使你活在世上,你當常溫柔端莊,來順服這個人,敬愛他、幫助他,唯獨與他居住,要尊重他的家族為本身的家族,盡力孝順,盡你做伴侶的本份到終身,你在上帝和眾人面前許諾,願意這樣嗎?」   ──什麼溫柔端莊你這個老……好啦,願意啦。         你們眼角隱隱含著淚光看著眼前這一幕,恭賀他們終為連理。         「他們……會永遠在一起對吧?」   你們聽出語氣間不可抑制的顫抖,「小琪……」   女孩捂著自己的嘴,終於崩潰的哭了──…      「對不起……對不起,穆亞、洛特,對不起……」      你們沒有阻止她崩潰地放聲哭喊,穿著燕尾服的他們也沒有露出招牌的苦笑,或者大罵你們下面現在是在哭衰還是怎樣。   只是靜靜地就這麼待在台上。   穆亞灼傷過的身體還在滲血,領口和袖口間蘊染上紅色的血花。   洛特直至現在沒潰爛的魔族身體還流著已經毫無生機的血液,白色的服裝免不了在衣襬同樣紅色的綻放。      他們已經聽不到你們悔恨的哭喊聲,更看不到你們自責的眼神。         「……好了,把他們葬在一起吧。」   你們只希望他們能從此掌握住屬於自己的幸福,如同穆亞說過的,生生世世。             ────────────── 什麼?又死人? 我說結婚可沒說不死人(聳肩 (被眾人拖出去宰了棄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