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死亡幼稚園++
關於部落格
我們總是太忙,忙到沒時間讓自己長大,直到死亡,仍舊幼稚徹底。
  • 611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特殊傳說] 學生制服(雷+雅)

        一切就是從這句話開始的。   「漾漾,你們Atlantis的制服很好看耶!」   「是、是嗎?」   縱然稱讚的不是自己,穿在自己身上的衣服被誇獎一樣有種與有榮焉的感覺的,那人搔著臉不好意思地笑著。      據後頭明瞭事情始末由來的褚冥漾表示,某隻素來眼中除了七彩霓虹燈,也有人說是彩色的雞毛撢子,不過那並不在重點的考量範圍內,反正就是除了那兩樣東西之外看不見其他東西以及藝術品的水妖精,那天之所以會破天荒地突然腦神經接錯線還是早上忘了吃藥稱讚起一點都不起眼、頂多就是比路邊攤T-shirt多了一些設計性和幾條鍊子的制服……   總歸來說就只是因為──他白袍穿膩了。      地點:亞里斯(Alis)  時間:時不時間其實都不是重點,如果硬要挑的話,那就二十五點好了。   雅多一臉大便地看著眼前兩套與其說他們相似度頗有四五層樓高,不如直接說一模一樣來得貼切和乾脆,靜靜躺在床上的兩套衣服。   白底、藍邊、不知道做什麼用估計只是沒有意義裝飾擺好看的金色小鍊子、Atlantis的校徽。   沒錯,就是Atlantis的校徽。打死他雅多可能會某天不小心忘記自己雙胞胎的存在,還是乾脆就親手抹掉自己雙胞胎的存在免得丟人現眼,但是由於雙胞胎之間的感應怕是一屍就去了兩命,所以目前兩人都還算是相安無事開開心心的活在人世間。這種無關緊要的小事他可能會忘記或者被自己壓在記憶深處,但是,他是絕對不會認錯某個萬年衰咖被原作者玩到死不夠還要被一群後媽拖下海來賣……賣什麼就算了,大家都心知肚明,話說他要說的只是那個傢伙身上常穿的那件衣服上的那個校徽。   話說,這根本就是他常穿的那件衣服嘛。   「雷多,你拿Atlantis的校服要幹嘛?」不用雙胞胎間莫名的感應他也知道,會做這種沒有意義兼莫名其妙的舉動的人,除了雷多也不會有別人。   「伊多同意了。」一臉的理直氣壯。   通常這個時候十有八九的人可能會被激起潛在的暴怒因子大吼個:「你他媽我是在問你拿這兩件衣服做什麼?」或者,慍怒版:「為什麼沒有先問過我?」   但是這都不是雅多的反應,只見他冷冷道:「你壞掉就算了,不要連累伊多的形象。」   究竟還是大哥比較重要是嗎?雷多一臉委屈地在一旁大喊不公平,當然,依舊被雅多二度理所當然的也忽略了過去。   「不過,你拿這兩件衣服到底是想做什麼?」隨手拿起一套衣服展開,看大小到是跟自己挺合的,初步撇除掉雷多可能出門去亂拿衣服回家的可能,「而且還是全新的。」   「你不知道嗎?」   「你有問過我嗎?」   訕訕地笑了兩聲,雷多抓了抓頭說道:「伊多答應讓我們去Atlantis當交換學生。」      地點:Atlantis  時間:可能是中午吧?   所以這就是為什麼我會看到眼前的這兩個人臉上頂著一模一樣的俊臉不說,還附加眼框頂了個黑輪出現在我面前的原因?   褚冥漾不但嚇了一跳,根本就是嚇了好大的一跳。   想今天早上平時沒什麼作為可言,唯一的貢獻就是拼命賭輸錢給我們的班長,然後全班要嘛請客吃東西,要嘛辦活動出班遊,素有頂級冤大頭之美稱的班導。今天早上領了兩個人進來教室,一前一後,一笑面如春風……錯了,也許喜憨風更為貼切些,後一人是面色如土,彷彿天生別人就欠了他幾百萬。   水藍色的俐落短髮和那對尖耳朵,不是雷多雅多這對雙胞胎還會是誰?   「欸……就是那個啦,交換學生嘛,大家要好好相處喔!」這麼一句不負責任的話撇下。   千冬歲微微瞇起眼睛,推著他的眼鏡吐嘈道:「老師,他們是大一學生,而我們班只是高一。」   「有什麼關係?反正作者都不在意了,大一跟高一也才差一個字。」班導聳了聳自己的肩膀繼續不負責任的亂扯,隨後伸手往自己身後的兩人一點,「就當例行公事,來個自我介紹吧轉學生。」   雖然說班導跳脫故事基本上來說已經犯規了,不過反正作者本身就是個沒有堅持和原則的人,於是故事繼續下去雷多站上前來當仁不讓:「大家好,我們是一個月的交換學生,我叫雷多,旁邊這個是雅多,我們都沒有袍級喔!」   誰會大聲嚷嚷自己是袍級啊?你這不是擺明著『我們就是袍級,微服出巡聽過沒?』結果打喊自己不是王宮貴族是一樣的道理嗎?雅多一手捂著自己的臉,拼了老命忍著動手揍自己雙胞胎兄弟的衝動。   「喔?沒有袍級啊?可惜我覺得你們穿白袍的時候還比較好看耶。」班導閒來無事倒是跟雷多聊了起來。   「可是白袍穿太久了突然很想念以前沒有袍級的時候,自己愛穿什麼就穿什麼,在亞里斯又不能亂穿,被看到的話到時候還會連累伊多被罵的!」   ──你這不是自己全招了嗎?   「也是啦,雖然說我黑袍的衣服很帥,可是穿久還是會膩嘛,我了解我了解。」   「對吧,不愧是老師,所以我只好拉雅多陪我過來這裡玩了啊。」   ……   「確實在別的校區會管的比較不那麼緊……這麼說我改天也去你們亞里斯湊熱鬧吧?」   「好啊,伊多會很高興有客人的。」   ……孰可忍孰不可忍,為了自己莫名其妙半推半將就跟來Atlantis當什麼更加莫名其妙的大一變高一轉學生;為了雷多不過就是臨時興起的決定;為了丟臉在自家學校還無所謂更甚竟然一併丟臉到別校來;更為了自己被蒙在鼓裡不說,到現在才知道事情的始末。   其餘其實都不是重點,自己竟然被蒙在鼓裡到現在才知道被拐來亞特蘭提斯的原由,冒著被公會罵的危險不穿白袍就為了來這裡「玩」?   一屍去兩命又如何?      「雷多.葛蘭多,你這個白痴我今天一定要殺了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