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死亡幼稚園++
關於部落格
我們總是太忙,忙到沒時間讓自己長大,直到死亡,仍舊幼稚徹底。
  • 6112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收容所

  我靜靜地打量著我眼前的這對看起來似乎有過動兒傾向的一男一女,聽殘月說他們兩個是夫妻,不過,我想那並不是我想知道的重點。   「你帶他們來找我,是要一起去野餐嗎?」   跟兩個魔族出現,這可不是什麼好現象呢。   妖魔、妖魔,即是妖來自魔,妖獸在魔族面前會打自內心感到畏懼,因為那是他們沒有形式、沒有透過言語,但確確實實在他們的血液中一代傳過一代的基因告訴他們,他們不能反抗魔族,因為他們來自、得自於魔族,魔族只要願意便能駛役任何的妖怪。   雖然說到我這種八尾了已經沒有那種層面的負擔,不是我要臭屁,即使魔族想打過我恐怕沒高手級的還別想來討好果子吃。   我淡淡地微笑著,眼前的這對夫妻甫一出現我心裡便沒來由地在一瞬間感到畏懼,這不代表什麼,意思差不多是:「大有來頭,不好惹。」   我從來就不喜歡做沒有意義的逞強,能屈能伸才是長命的要訣。   「很高興認識你們,如何稱呼貴伉儷?」   外皮年輕的男子很不魔族地爽朗笑道:「蕭蕭,久仰大名了,殘月老是提到有隻不肯當仙狐或者當九尾的八尾白狐,原來就是你啊!」   「老公,沒禮貌!」一樣頗不像魔族的清麗女子輕叱,然後一樣不太禮貌的跟我說:「你好,我是榣榣,你人型的樣子好帥喔,不過我可不可以看你八尾妖狐的樣子?聽說銀白色的很漂亮。」   我仍然掛著微笑:「蕭、榣是嗎?很適合你們的名字。」   「妖狐外表的話,基本上我已經維持人類的外表很久了,久到我也忘了是多麼長的時間,如果臨時要我變回去的話,我也不是很方便……不如這樣,我改天介紹一些白狐族的給你們也認識認識好了。」偏著頭恰到好處地歉意笑容:「可以嗎?」   「沒問題!」兩人果然毫不猶豫就高興地點頭如搗蒜。   單純的腦子。      「殘月,身為中間人你不覺得你應該出來暖暖場子嗎?」究竟他們的出現是為了什麼?大老遠從魔界跑出來就為了來看我妖狐一族?鬼都不相信。   從魔界到人界來就連魔尊都未必有那個權力。   「也許你也能選擇先回答我剛才的疑問。」   狐狸一族向來善猜也善忌,如果殘月來意不明,那麼他死神的路也就到此為止了,我微微地瞇起眼睛,看起來有幾分愉悅,實則是只有我心知肚明的陰狠……但是,我千算萬算也沒想過,那個陰陽眼的傢伙開口的是──      ──對啊,他們說想找你一起野餐。      嘴角抽搐……我想我的表情現在大概不可謂不精采。   我難得很沒有形象地哈了一聲問號,更忘了顧及身分爆出了問句:「你……他們大老遠從魔界經過冥界又跑來人界,就為了找人野餐?」那大概是我最失態的一次。   「喂,你這麼激動我還真難得見到……」欠人揍的調侃聲,在我靜靜地挑起一邊眉頭後,興許是怕我秋後算帳,殘月悻悻道:「也不是說特地來找你野餐啦……怎麼說呢,這兩個人的情況有點複雜,欸,你們自己開口。」      被點名的兩名過動兒上前:「我們被踢出魔界,請收留我們!」      ……誰來告訴我他們那副理所當然的話還有燦爛到極點的笑容是怎麼回事。      ──詐欺師天武,居住地:人界崑亟大陸某山頭,內容物:成千上百的狐狸,外加、兩隻三八魔族。          ──────────────────── 阿哈哈…我棋局的簽繪還有十幾張沒畫呢…(遠目乾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