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死亡幼稚園++
關於部落格
我們總是太忙,忙到沒時間讓自己長大,直到死亡,仍舊幼稚徹底。
  • 611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主人

  曾經我還沒認那人為主,睿智的閻白王總是我到冥界時談天譜棋的好對象,妖精和靈體可能什麼都缺,但是最不缺的,就是時間。   「詐欺師,你講話到底幾分是真,幾分又是假呢?」他苦笑地搖了搖頭,「這盤棋我可又輸了,你行棋就如同你給人的感覺一般詭譎莫測。」   我微微一笑接受了他的讚美:「詐欺師從不言假……不過,只會隱瞞部分事實。」   十句真話十句假,那是人渣;十句真話八九假,那是騙子。   我呢,十句真話,半句假,這才是行家。誰會曉得我到底何時才有句偶爾欺瞞?說著事情沒道全的真話,運用著那份不齊全操弄事實,這才是詐欺師的真本領。   閻白王顯然對我從不說假話抱持懷疑的態度,不置可否道:「挺了解人性的。」   「夠冷靜,便能看清。」   「……太冷靜,才會看不清。」   太冷靜反而看不清?這是什麼道理,我疑惑地望向棋桌那頭的白髮少年,閻白王接著道:「太過冷靜使你無法設身處地的站在他人的立場,那麼,你要怎麼運用話中話讓人不自覺陷入你所設下的陷阱中呢?」   我緩緩地勾起嘴角:「……白王,你的理解足以令詐欺師無法保持冷靜。」      那已經又是好多年後的事情了。      「皇,你就忍心這麼鬧著自己的小兒子玩?」我笑著,從水晶球上投射的影像移開視線,落在身旁的白髮老者身上,「這麼迂迴的父愛也虧你忍得住。」   閻白王,我的主人輕輕地嘆了一聲:「牽扯的事情太多太亂……我是怕他一時間不能全部接受,現在出去歷練歷練也好。有些事情,是只有他能決定的,我身為閻王卻不能插手的事情。」   緊蹙著的眉頭更添了幾分滄桑。   「也可憐影殘……他的哥哥那孩子了,為了拖延住翌魔還有磨練他的性格,不惜犧牲自己徹底當個惹人嫌的大壞蛋,呵呵,好幾次納爾遜都跑來跟我抗議他老爸心神操勞過度等等的。」閻白王輕笑著,我也想起,他那大孫子是有多麼的保護自己的父親。   我伸手拍了拍他的肩,「你也是有兩個這麼保護自己的兒子,不是嗎,皇?」   閻白王身體細不可查地一顫,轉過頭看了我一眼……應該是吧,其實我也不是很確定他那雙失焦的眼睛在看著哪裡,畢竟皇的眼睛已經瞎掉很久的時間了。   他又嘆了口氣:「……縱然我跟他之間是血脈相承的父子,但是加諸在他身上的事情實在太多太重,也太複雜,我只能微薄的希望兒子最後不會選擇遺棄我冥界……」   「……」   我挑挑眉,沒搭話,反正現階段對我而言最重要的只有皇,如果他兒子最後選擇拋下冥界,那我也不會坐視他辛苦一生維持的兩界平衡被打破,大不了最後帶著皇回道老家去住就是了,反正都收了兩個魔族,也不差再來一個閻羅王。      似乎是發覺的我的想法,皇深深看了我一眼,道:「如果那是他的選擇,那我就算死也會留在冥界彌補我所犯下的錯誤,這裡是我身為父親的責任,也是身為王的義務。」   眉宇間是傲然的異彩,理應失焦的雙眼一時間似乎有神了起來,一界之主的高傲不容許他淪落逃亡的流亡君主,寧戰死,不退避。   我愣愣地注視著他,閻白王,就該是這股傲氣折服我甘願成為他的侍從……      「……是,我知道了。」   看著皇臉上欣慰的笑容,我也淺淺地笑著。      ──皇啊,你可忘了,詐欺師十句話中半句假。          ────────────────────── (呆望 我怎麼又打詐欺師日誌了?(愣 我LAG和交通本的稿子都還沒動阿阿阿阿--Q口Q(哭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