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死亡幼稚園++
關於部落格
我們總是太忙,忙到沒時間讓自己長大,直到死亡,仍舊幼稚徹底。
  • 611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銀魂] 共枕樹(威銀)

     「少年,大老遠跑來就為了唸古文給大叔聽嗎?」他不甚在意的掏著耳朵,然後挖起一匙眼前玻璃高腳杯中的巧克力芭菲享受地吃著。   慵懶得像隻貓。   你笑道:「我是特地來看看武士先生的成長情況的呢。」   「不勞你費心,大叔是一種只會墮落到女人胸前不敢回家面對老媽,不會長大的堅強種族。」他胡亂說著,你也胡亂聽著,縱然你根本就不理解那種墮落跟堅強是搭上了哪條路的關係。片刻,他看著你不在意的笑顏,警覺般又下了一句難得認真的但書:「要是敢跟你家那個大飯桶妹妹拆了我家,大叔是會跟你沒完的。」   「真過分,我才正想說也去看看妹妹的成長情況呢。」   嘴上雖是這麼說著,但是其實你根本連起身動一下的念頭都沒有。      坂田銀時,既脆弱又堅強,是個特殊的存在。   你牢牢記得吉原發生的任何細節,哪怕是那人起先被你的突襲摔下好幾層樓高的高空不敢置信的眼神,哪怕是他口口聲聲來找日輪為他斟杯酒的從容表情,哪怕是他嘲諷自己是個連親人也刀刃相向的人時的笑容,哪怕是他在與夜王的較勁中不服輸不放棄的堅韌靈魂……   如同浴血般的眼神,你發覺,那是讓自己是興奮到何等顫抖。   已經連離也捨不得離開凝視他的雙瞳。      「武士先生,那我繼續唸完他囉?」   「看在巧克力芭菲的面子上,唸吧。」      一見相愛,情若夫婦,便同衾枕,交好無已。      像是這時才聽出了你到底嘴裡吐出的都是些什麼字句,他挑著一邊眉,疑惑道:「小子你進步啦?不錯,從午間婦女劇場進化到文藝愛情片了。不過要轉行當這種氣質小生,你可能要先去把你不知道是亂馬還是愛德華的髮型改變一下。」   講到最後依舊是不知所以然似是而非的句子。   「哎呀哎呀,辮子和呆毛可是我的註冊商標呢。」頭上的那撮頭髮歡娛似的點著,「呆毛還有大叔偵測的功能唷。」   「……大叔開始希望你真的是你老爸的種,以後變成條碼頭之後就不會有探測功能了,你還是趕快變成條碼頭吧。」   「哎呀哎呀……」      後同死而家人哀之,因合葬於羅浮山。塚上忽生一樹,柯條枝葉,無不相抱。時人異之,號為共枕樹。      你面帶微笑,基本上,你從來就沒改變過臉上掛著的笑容,除非是令你夜兔之血為之興奮的戰鬥。   你好笑地看著眼前的大男人,他面帶愁容的深情望著已經見底的玻璃杯……到底這麼一個人是怎麼讓自己在意的?就為了那雙不屈的眼神,自己一手扛下殺死鳳仙,繼任二代夜王,接管吉原鄉等事。   思考不只一次因為此事而陷入難以掙脫的膠著,下意識地,你舉起了你夜兔一族白皙的手臂:「不好意思,再來一杯巧克力芭菲。」   沒有一次有結論的你只知道,自己很在意這個既脆弱又強大的人類,在渴望與他交手又希望放任他成長的的矛盾情緒,明明知道的,人類這種生物,縱然有心,但是在某個年紀之後距離變強兩字已經逐漸搖遠。   啊……好想現在就殺了你呢,武士先生。   「……笑容變猙獰囉,少年。」   「抱歉,一時間忘我了。」而後又是張人畜無害的笑靨。   對面的男子終於忍不住吐嘈:「這不是能夠一時間忘我的東西吧?我說你剛剛分明就已經很明顯想殺人了吧你。」   「哎呀被發現了,可是武士先生你並沒有逃走呢,我很高興唷。」你一手靠在桌上撐著自己的頭,有幾分愉悅:「不喜歡我殺人的話,那我們來討論討論武士先生對剛才那段古文的感想如何?」   他別過臉,「我沒有逃走是因為巧克力芭菲是無辜的,就這樣拋下他,大叔怕他會傷心。」   生命和巧克力芭菲,他選擇巧克力芭菲。   你知道他顧左右而言他的本領也是一等一的強項,本來也就沒打算聽到想樣的回答,自顧自地接道:「共枕樹是傳說我的國家古代士人階層中的潘章和王仲先從想想見到相愛,情同夫婦,甚至同死。他倆合葬的墓塚後來還長了一棵枝葉相抱的樹,可謂死後仍相愛如故,貞誠感天,此樹稱共枕樹。」   「所以,武士先生,在我殺了你之前你可不能先死唷。」   他滿臉莫名的看著你,「這跟那個根本就一點關係都沒有吧我說。」      你神秘地一笑。   只有在我殺了你的情況下,我們才能合為共枕樹哦。          ───────────── 神威:殺了武士先生然後我再自殺,這樣我們葬在一起,就能長出共枕樹了哦(微笑)    (我笑了(欸 不行,神威大哥真的好可愛阿阿阿──(尖叫(啥鬼囧 神威x銀時大好ˇˇˇ(樂奔    我說 感冒的我絕對出現了勤奮更新的裏人格了(正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