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死亡幼稚園++
關於部落格
我們總是太忙,忙到沒時間讓自己長大,直到死亡,仍舊幼稚徹底。
  • 6108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APH] 過往(普獨,伊獨有)

  百把來年前的曾經,他不是沒動用過他那疑似已經荒廢得差不多基本只剩下控制四肢、擺擺POSE、然後扯動顏面神經呈現囂張狀這些不用五根手指就能數完功能的大腦,強迫性運轉個三圈半,最後問題的答案出爐仍舊是那句:本大爺今天還是帥得跟小鳥一樣。   看來要他正常思考是不可能,釐清該不該愛上弟弟這種難題,不如叫他上戰場奮勇殺敵。   縱然總的來說那時的路德維希也還只是個要大不大的小正太,如果基爾伯特真的下定決心,迎接他的大概監獄的鐵牢百分之兩百是大過小正太柔軟的懷抱。      點通他的是個大叔,他這麼說著:「基爾,我們是國家。」   這話聽起來就帶了幾分神秘東方人色彩的禪意。   顯貴沒有、耍帥倒是一把罩住了,大叔撩七自己及肩的金色頭髮,一陣輕揚是撲鼻的玫瑰香氣,引得被抱在懷中的孩子輕皺起了小小的鼻子,分外可愛。   「在我思考你那句話之前,你再不把你的手給本大爺從威斯特的衣服裡伸出來,你就永遠別想再看到你的那隻手了。」      那麼話說回來了,他們是國家是什麼意思?   「國家不是人類。」   講清楚點,法蘭西斯。   「哥、哥哥我知道了,我才沒有故意在賣弄的意思,先把你的劍從我脖子上移開啊混帳!」他清了清嗓子:「恩咳,我先問你,你有沒有想過你將來要娶的是誰?」   什、什麼誰?我從來沒有想過威斯特穿著婚紗的樣子……   「……你這個好命的混帳……其實不管你想娶誰都無所謂啦,就哥哥我剛剛說的,我們是國家,又不是人類。就算一男一女兩個湊合到一塊去好了,歷史上美其名不是聯合就是統一,而且不管你捅男的還是捅女的也不可能會有小孩啊,有了的話不就是國家分裂了,那還得了。」   所以說……   「所以說,不論亂倫還是同性戀,身為國家的我們都沒有禁忌的唷。」      在那番話後只動用了幾秒鐘的時間沉吟思索,立馬得出來的結論是繼續讓自己的弟弟待在一年四季都在發情的惡狼手中恐怕長大後會有心理層面的陰影,一拳打爛那張囂張又燦爛的笑靨,抱著小路德維希的基爾伯特現在心情何其地好。   「哥哥,什麼是亂倫和同性戀?」   天藍色的大眼直視某個突然間做賊心虛撇過頭,導致走路不穩一個踉蹌險些還沒待路德維希長大就要上演兄弟之間的翻滾戲碼。   不怕,頂得住。   基爾伯特穩住了身子,裝模作樣地咳了兩咳:「那個你以後就會知道了。」出口的卻是這句大人在不方便或者乾脆說心裡有鬼沒臉說的時候高達八成會出現的句子,心裡默默補充的是要不是現在你太小,不然早就讓你知道了,這類已經跟法蘭西斯靠攏的危險念頭。   顧左右而言他的話這戲也難演下去,基爾伯特直殺重點:「威斯特,我們要一直在一起喔。」   「恩,我最喜歡哥哥了!」   「那長大後要嫁給哥哥喔,我們說好了。」      咬著牙,回顧起「本大爺跟威斯特私訂終生的美好剎那」,基爾伯特還能想起那時自己懷中的弟弟是如何紅著小小的臉蛋,一臉開心地重複著他的話說道長大後要嫁給哥哥,讓他差點把持不住等不到那孩子長大。   不過那都不是重點,事過境遷,讓我們把鏡頭轉到幾十年後的現在。   在路德維希像吹氣球一樣別的國家花了幾百年才能長大,他卻在短短幾十年間就已經人高馬大逼得身為哥哥的自己不得不面對仰頭十五度角的現實。雖然高大是高大,身上帶有的萌反差卻是一點也不遜色於曾經小正太的姿態。   會照顧人、有儲蓄的習慣、喜歡溜狗、製作甜點,外出家用兩相宜,逼得一堆本來屬性根本八根竿子都打不著的女人紛紛棄甲投降從此墮入肌嬌的美好。      那麼閒話少談,這個Moment,基爾伯特定格在自家弟弟的房門口,原本正思索著究竟用晚安吻這個藉口還是叫他起床尿尿或者唬爛點說要一起去晨跑,雖然在半夜三更晨跑的時間點是怪了些,但是不妨礙他騷擾弟弟睡眠的興致。   多半這個時候方案一是走到床邊看著路德維希的睡臉出神,方案二是奔過去一把扯起棉被享受瞬間的快感,方案三是直接撲到床上去滾個幾圈然後在弟弟的無奈妥協下一起入睡,方案四是他剛爬上床都還沒動作就被一隻手槍抵在腦門上,方案五……   自磅地一聲後便死死黏在門板上沒有進一步舉動的手掌細不可察地顫抖著,上百來條的夜襲方案數到五是一個字再也擠不出來。   「……哥哥?」   「基爾?」   「你、你們……」餘下那隻手顫顫向前一伸直指床上兩人,記憶裡,彷彿昨日般依舊歷歷在目的誓言瞬間被眼前的景象無情地敲成了千千萬萬的一地破碎。   現在好,弟弟在自己的房倒是被另一個男人上了床,基爾伯特此時心情猶如老婆在自個兒眼皮底下紅杏出牆,死死憋著在下一秒甩門而出掩面淚奔的衝動,他深深地吸了口氣──「威斯特,你這個大笨蛋!」      望著奪門而出基爾伯特的背影,床上的兩人只能無解地面面相覷,只當其神經又有突發病。   「話說菲利,你怎麼又在我床上?」   「我現在習慣跟你一起睡嘛☆」          --------------- 阿普不憫了(掩面 在打的時候法叔那段不知道為什麼打得好開心XD 你再亂摸阿西就真的會斷掌啊法叔(噴 話說我果然還是這種崩壞到底的風格嗎…(掩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