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幼稚園++

關於部落格
我們總是太忙,忙到沒時間讓自己長大,直到死亡,仍舊幼稚徹底。
  • 610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G1背景] 和平年代(MOP)

  發牢騷這種事情通常都是一個開頭之後便有如翻江倒海一股腦兒全都來,舉凡打掃洗裝甲到能量塊製造,明明以前打仗沒那麼多要求的TF們現在一個比一個還講究。   吊車成天想把他們司令部打造成一座雄偉的建築,煙幕開始賭上生命的危險進出千斤頂的實驗室只為了讓自己發出的煙霧最好像人類口中的七彩霓虹燈那樣炫麗,千斤頂的實驗室更加理所當然地一天三小爆、一星期炸爛實驗室大門一次,爵士裝載的喇叭差不多要進化成無視防禦無差別攻擊的武器,雙胞胎更是從小惡作劇不斷提升到全方舟TF參與的大戲碼,諸如此類只有更多沒有更少……紅色警報已經被近來的方舟安全氣到不曉得油壓上升了幾次,嚷著要退休回賽柏坦安全的地方養老。   在不曉得第幾次安撫那幾隻無聊到咬數據版磨牙的機械恐龍們後,他轉過頭說道:「好了警車,鋼索他只是想磨牙……」   「他當他是老鼠嗎?何況機械的牙齒根本不會長長!」   「我,鋼索,很無聊沒有事情幹!」   「這裡那麼多東西可以咬,你也可以去咬爵士,總之不准再咬數據版!」   「我,鋼索,不聽擎天柱大哥之外的人的命令。」   「……唉……」   猛然發現自己與其說是汽車人的首領,可能更像個大家庭的保母。      那麼,打了九百多萬年的戰爭怎麼會突然間就停下了火,導致今天這種應該和平卻好像離和平更遠局面呢?   ……威震天,拜託你快點背叛合約繼續發展你的野心。無奈這種話只能芯片裡唸唸,真的講出口來,汽車人還沒上演集體死機重啟,威震天可能已經直接把他拎到救護車那裡叫他好好檢查一遍自己的邏輯線路是否出問題。   好了跑題,回到和平的由來,其實真的很簡單……   「打了九百多萬年,你累我也累,你幹嘛老是阻止我?」那次很難得和平地交談,霸天虎們也只是懸在油田的上方並沒有搶奪的意思。   「如果你沒有統治宇宙的念頭也就不會有這些事情。」   依照慣例,談不攏,武力見真章。   激光槍喀喀兩聲上膛,迎接的卻是一句:「那好,我不想統治宇宙了。」      「你知道,比起宇宙,我更想統治你……」   ──嘶碰!激光槍口裊裊輕煙。      明明在那種場合之下,不管橫看豎看正著看倒著看不管哪個角度看墬機昏死的霸天虎首領,結論百分之兩百就是兩邊談不攏,要嘛戰,要嘛詰譙幾聲爐渣,接著掉頭回總部充電等下一次能量搶劫上演固定的互撲戲碼。   明顯普神當天心情大好U球只能旁邊乖乖坐,霸天虎二當家發話:「沒用的威震天昏過去了,現在我紅蜘蛛是首領,我發話,我們霸天虎全體決定和談,汽車人難道有意見不成?」   ……成,還能不成嗎?   不用再整天緊張兮兮地守護地球能量,不用再在打完仗後給雖然不是凶狠猛獸但是絕對跟溫柔兩字掛不上邊的醫官救護車治療,不用再上天下海旁敲側擊對方的陰謀,不用當充電保養到一半的時候隨時撇下一切出門讓自己更沒電然後刮花新烤的漆。   也許和談對大家都好,他會期待這份和平的。      司令官藍色的光學鏡片默默地掃了一眼方舟內的情況,然後開始後悔當初點頭簽合約。      當習慣性地關掉了兩次顯像屏上通訊,第三次甫一接通就要掛斷的慣性動作立刻被爆怒聲嚇止:「我什麼話都還沒講!」   「恩,你現在說了。」   「見普神的爐渣!你敢掛斷這通我現在立刻去轟了電廠!」   ……其實我不介意你去轟電廠,話當然是不能這麼講,「那麼,如你所見,我現在正忙著處理方舟號的事情,沒有空閒跟你談天。」   「當初合約上說好你一天必須跟我連絡三通。」   爐渣的合約。   縱然還沒同步趕上擎天柱由於這份合約已經有越來越向霸天虎粗俗文化看齊的芯理成長,那廂紅色的光學鏡拉近、具焦,「你在喝什麼?」開口便是句僅次於諸如今天天氣真好、晚飯吃了嗎這種閒話家常,沒話找話的話題。   「能量液。」司令官據實以報。   「……這次幾天沒充電了?」   真是一針見血,汽車人司令心虛地唔了一聲,想這些天在晚上大家躺平充電的時候,他可是克難地蹲在自個兒充電床邊,偷偷打著檯燈徹夜處理那堆永遠見多不見少的數據版,要沒有能量液撐著,他可能已經沒電死機不曉得倒到哪去了。   如果被知道他又因為處理公文不肯乖乖充電,一定會被其他人架走……   「呃……充電床壞了,忘了修。」   哪知那廂更加理所當然道:「你不會來我這裡嗎?我床夠大……」      噗茲──第三通視訊關閉。      「大哥,你看霸天虎這次是不是真芯要跟我們談和?」   看了看趴在自己辦公桌上黃色塗裝的大黃蜂一眼,拍了拍他的頭,「雖然過去他們有過幾次不良的紀錄,但是我們身為汽車人,更都是同為賽柏坦出生的機械生命,我們應該接受並相信他們。」   「是的大哥。」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   其實也不是他要懷疑霸天虎們的居芯,而是因為霸天虎這次和談之後實在太乖一片祥和沒事端,三不五時兩邊客串好像拜把了幾百萬年的兄弟,完全找不著有任何小動作在裡頭,霸天虎的首領更是頻頻對自家大哥示好,活像怕人家不理他。   「阿對了,剛剛外頭收到指名要給大哥你的包裹,是台充電床呢,大哥你的充電床壞了嗎?」   「算吧。」秉持著不可以欺騙孩子的念頭只能說出模擬兩可的答案。      那傢伙……      感動是種情緒,情緒這種東西通常來的快,去的更快,尤其在對上威震天的時候。   「報告大哥,剛剛紅色警報堅持說要對這台充電床做全面性的檢查,以防有萬一……」這個萬一大家都芯知肚明,他們的安全主管可沒那麼容易就相信霸天虎會有良芯。   奇怪地看著說到一半開始支支吾吾的感知器,他問道:「那有檢查出什麼嗎?」   一張數據版,估計是拷貝了充電床果然被附加的程式。      「你們大家忙自己的,我出門一趟。」      「感知器,大哥拿著激光槍要上哪?」大黃蜂藍色的光學鏡片透露著無解。   對上這兩隻大眼,感知器只能乾笑兩聲,總不能跟這種芯智年齡沒滿一百八十萬歲的孩子說,充電床被設定成只要躺進去充電,就會有像是螢幕保護程式那樣不斷出現某銀白塗裝的TF的照片吧。   已經先看過程式的雙胞胎一左一右搭上了大黃蜂的肩膀。   語重心長:「解決他的惡夢。」          -END-    ─────────────── 阿哈哈哈…和平真好(你去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