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幼稚園++

關於部落格
我們總是太忙,忙到沒時間讓自己長大,直到死亡,仍舊幼稚徹底。
  • 610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闇騎士] Coffee(穆洛)

───────────────         黑色和白色開始模糊,是來自那人給予的第一份感動。      他是個魔族,活上了成千歲每天卻也只是固定的上演起床、跟神族幹架、然後回家睡覺,幾乎沒有例外可言的乾枯乏味,時不時還要跟王上會報,沒有忠心耿耿,只有爾虞我詐的文字遊戲。因為,比起服從強者的本能,他們魔族更擅長的是謀反和叛變。   可沒有哪個王會對自己的部下放下心去信任,所以處心積慮讓他衝鋒陷陣、讓他位實權虛。   這點他很贊同,誰叫他們生來就是魔族呢?勾起的嘴角是沒有溫度的嘲諷,他一把扣緊了懷中身著暴露的妖艷女人,讚賞般地用自己英挺的鼻子在白皙的頸項邊廝磨。   「讓我們猜猜,誰下手比較快?」   纏繞住自己的藕臂頓時斷了線地垂下,夜痕漆黑的劍身相隔著劍柄出現在纖弱嬌小的身軀另一面,此時安靜得過分,他甚至都有種錯覺聽不到一旁部下的呼吸聲。   滴落的血液答答迴響。   「對不起元帥,我不知道會……」   「無所謂了。」回手一抽,通體漆黑的劍身無暇地什麼都沒有染上那般,只有地上的嫣紅能證實劍身上的並非水珠,順手就收回了鞘,嘟囔著:「下次來個演技好點的,我才剛碰她就瞳孔縮小,擺明心虛了。」   興致缺缺地踢了踢地上的屍體,接著毫不戀棧轉身走人。      「……對了。」   突地停下腳步,不大不小的說話聲調:「地上那個誰送來的,全部丟到第一線去跟神族打。」      他後來才明白,也許做為魔族來說,他也是稍嫌單純了。   兩千多年來沒有變化的生活幾乎要麻痺了他,不清楚是不是安逸、享樂麻痺了警覺心,還是自己過分熱衷於屠殺天使這種惡質的興趣。   他制得住千奇百怪的暗殺手法,也能在一次次的意外事故中讓妄想動彈他的人死於非命;制得住愚昧無知的士兵,使他們在戰場上奮勇殺敵……不分敵我,只看他的要求;制得住高層間的從來不曾間斷的把戲動作,畢竟自己的實力就是擺在那裡。   但是他都要忘了,他們是魔族。   他們永遠不乏的是,野心以及慾望。      在說出早該知道這句話的時候,一切都已經晚了,所以他默然無聲。      人在經歷了被背叛的經驗之後,多半是這輩子不可能再敞開心胸去信任靠近自己的事物,何況魔族本身就善忌善猜疑,現在也只是變本加厲罷了。   儉樸的臥室中,只有他獨自一人勻稱的呼吸聲,寂靜得可怕。      「洛特,換藥的時間到了……不過你能先把我脖子上的劍移開嗎?」   連鋒利的劍身抵在脖子旁都能保持著如沐春風般和煦的笑容,端著盤子的手也絲毫不受驚擾,他嘴角一抽,不曉得該讚嘆這人類有膽識,還是該笑這人沒神經。   下意識地唸道:「如果是在戰場上,你已經死了。」   褐髮的青年一愣,卻沒有說什麼,自顧自地推開房門走到了原本應該躺在這裡的傷患的床邊,還回過身招了招手,想把傷患招回來躺好,好讓自己替他換藥。   洛特.西斯法現在覺得,自己剛才為了怕傷到那個不怕死的人類而收回劍,做出這種舉動的自己很蠢,他冷下臉:「你是真的不怕死,還是當我在說笑?」   那人偏著腦袋,理所當然地回道:「我並沒有當你在說笑,洛特,相反的,我很感謝你讓我明白無論在什麼時候保持著自己的警戒心很重要。」      ──但是,這裡不是戰場,只有你和我。      默默捧著手中陶瓷的馬克杯,溫暖卻不燙人的熱度。   「要喝喝看嗎?這是咖啡,我幫你加了奶精,比較沒那麼苦了。」   盤旋在杯中的是一圈又一圈黑色和白色,然後模糊在無法界定的地帶。   「怎麼了嗎?為什麼要盯著我喝,你也喝阿。」   不是黑也不是白,只是自己。      可能自己真的有點單純,因為會相信,也才會有被背叛的事情產生。   但是,他還是選擇了相信。   他想相信這個有著溫淳白色般的人類……      「請,再幫我倒一杯。」   那人微笑:「好阿。」          -END-       ──剪片小劇場(?) <趴萬> 穆:為什麼盯著我喝,你也喝阿。 洛:你先喝,我怕你下毒。 穆:…… <趴兔> 穆:(開門(脖子上抵把劍仍舊不動如山笑他的) 洛:……你下次難道不能先敲門嗎?    以上就這樣XD" 老實說原本穆亞差點就被我恩咳…好險最後還是拉回來了阿哈哈☆(去屎 這篇的穆亞其實我個人覺得有點討打(何 那個笑容實在太黑了,你也太篤定洛特不會砍你了吧囧 然後這篇的洛特傲嬌得好可愛(被揍 對不起與其說他們放閃光更像洛特接受穆亞的歷程…(つд⊂)(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