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幼稚園++

關於部落格
我們總是太忙,忙到沒時間讓自己長大,直到死亡,仍舊幼稚徹底。
  • 610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TF/G1] 藍寶堅尼雙子相性一百問(11~30)

11.最喜歡對方身體的哪一部分? 雙子:火種? 煙幕:還沒到後五十題,我已經嗅到一百八十萬禁的味道了。 橫砲:吃果果的誹謗。 飛毛腿:就是,我會說喜歡炮仔的火種,是要說我們兩個畢竟是同一個火種分裂來的雙胞胎,誰不愛自己的火種? 橫炮:就像碳基對心臟的愛。 煙幕:我想沒有哪個碳基會說愛對方的心臟,那可能是芯理變態。 雙子:那好吧,好拆的部分都不討厭。 煙幕:……就說了還沒到後五十(無力    12.是否有想過改善或加強身上哪一部分? 橫炮:希望阿頂能把我那個噴射氣的功率調大點。 煙幕:做什麼? 橫炮:上次拖拖拉拉不敢借大哥還不是為了他著想,我們體格差那麼大,我還怕借了他噴射氣到時候後勁不足摔傷了,那個暴力醫官一怪怪到我頭上來,之後進去醫療室我就好看了。 煙幕:很正當的理由。 橫炮:還有啊,也許哪天用的著把我兄弟直接送走。 飛毛腿:我也希望你能把自己從我光學鏡前送走。 飛毛腿:說到需要加強,當然就是重新上漆打蠟還要做保養。 橫炮:那不是你每天做的事情嗎? 飛毛腿:我是希望不要在被刮花迫於無奈的情況下才去的上漆打蠟。 橫炮:反正錢也是我在付的,何況我不抓著你我還能抓哪? 煙幕:我們來看下一題吧(無視了    13.是否會有想要改善或加強對方身上某部份? 飛毛腿:拆卸的技術,渣的我的裝甲可經不起一點刮痕! 橫炮:矛盾的自戀該改改。 飛毛腿:我哪矛盾了?我頂多偶爾感嘆一下自己TF間哪得幾回有,高處不勝寒的絕世俊美。 橫炮:不,老哥,我知道你很帥,但是你剛剛說的那句話挺矛盾的。 煙幕:何以見得? 橫炮:實際上,他拆我的時候遠比我拆他的時候刮痕要來的多,我想不必說明為什麼了。那麼,身為一個敬愛兄長的弟弟,又是知道自己哥哥個性上有著小小的自戀這種自我感覺良好的肯定,理所當然為了他著想,是我拆他這樣才會減低他尖叫亂吼的頻率嘛。 飛毛腿:沒門。 橫炮:看吧。 煙幕:看來這是攸關自尊的問題。    14.請問認為自己性格是怎樣的? 飛毛腿:自戀。 煙幕:你挺有自知之名。 飛毛腿:我好歹也是真材實料有本錢自戀的。 橫炮:喜歡胡說八道? 飛毛腿:誇獎我帥的時候很中肯。 橫炮:其實我為TF是很謙遜正直的。 煙幕:那霸天虎大概各個都是正義凜然的TF,而且希望宇宙和平沒有戰爭吧。    15.覺得對方的性格如何? 橫炮:自戀,欠拆。 飛毛腿:欠拆。 煙幕:但不能否認,你們總是一起幹壞事。 雙子:當然那時候就會覺得"這傢伙不愧是我同火種分裂的兄弟啊"。 煙幕:所以你們兩個其實都欠拆。    16.覺得與對方相配的花種草木? 飛毛腿:我怎麼不記得賽柏坦上有花種草木? 煙幕:這畢竟是藍星的問卷。 橫炮:你能想像跑車上面配朵花的模樣嗎? 煙幕:那就下一題吧。    17.請用一種東西來形容對方。 煙幕:我發現你們第十題的時候又跨題了。 橫炮:不打緊,我們可以說說別的。 飛毛腿:爐渣。 橫炮:流水線。 煙幕:你們都做這份問卷了,好歹表現得愛對方一點吧? 飛毛腿:這就是我們表達愛的方式。    18.現下的工作是什麼? 煙幕:我們全方舟都是汽車人戰士這毫無疑問了,你們有想補充什麼? 飛毛腿:我能幹的弟弟還是個出色的商人。 橫炮:我帥氣的哥哥偶爾會兼任雜誌封面的模特兒。    19.覺得對方適合這職業嗎? 雙子:誰說不適合,我們拆到他連大哥都認不出來。 煙幕:你們倒是很挺大哥。 橫炮:我們對美人向來不吝嗇我們的愛。 (大哥美人一說,詳見"且從張照片說起"。)    20.接上題,若覺得不適合,請問覺得什麼職業適合對方? 橫炮:是沒有不適合。 飛毛腿:但說到兼職的部分嘛,我期許他將來成為一個頂天立地的大奸商。 橫炮:除了模特兒,其實你可以考慮考慮談話性節目和頻道,那一定非常有爆點。 飛毛腿:這是個好主意,我們不該只是默默無名,要多做推銷。 煙幕:我想你們已經夠鼎鼎大名了……    21.第一次見到對方的印象? 橫炮:我們可是打火種分裂就一直在一起的。 飛毛腿:慢著慢著,我可是有印象… 煙幕:喔?真要說你們第一次見面就是下流水線的時候吧,你有印象? 飛毛腿:當然,我記得我那時想的是,雖然我們是同火種分裂出來的雙胞胎,但好險我們並不是連機型都如出一轍。 煙幕:…… 橫炮:抱歉,我哥是個從幼生體就開始自戀的TF。    22.誰先主動出聲打招呼? 雙子:同時吧? 煙幕:怎麼個同時法? 飛毛腿:我看了他一眼。 橫炮:我也看了他一眼。 飛毛腿:然後我們擊了個掌說"兄弟"。 橫炮:然後就換負責照顧幼生體的那幾個TF尖叫了。 煙幕:顯然有奇怪的句子混了進來。 橫炮:其實也沒什麼,就是我們互相確認了TF,然後本著對這個世界的好奇心以及期待憧憬,我們小小地試驗了一下自己的靈巧度以及變形能力。 飛毛腿:是那TF自個兒不好,照顧幼生體還打什麼盹。 煙幕:……你們到底做了什麼? 雙子:不就是爬到他身上拆了幾顆螺絲而已,有必要那樣大呼小叫嗎? 煙幕:救護車在哪,我需要冷凝液……            「我還以為煙幕至少能撐到五十題的。」輕挑地吹了個口哨,黑白色的保時捷一屁股坐在剛走不久的煙幕的位子上頭,手中赫然就是斷在了二十二題沒有做完的百問卷,「你們這兩個,從幼生體就不生安了啊。」   裝模做樣地拱了拱手,「承讓承讓。」   紅色的藍寶堅尼笑嘻嘻地靠了上去:「說實在的,你出現倒是挺讓我們訝異,警車怎麼會讓你來接近我們這兩個"麻煩製造源"呢?」   「我們都還猜說他會不會親自出馬的呢,你也知道,有時邏輯線路過長並不等於思考出來的答案就不會讓TF啼笑皆非。」頗有幾分同情味道地拍著爵士的肩,但飛毛腿臉上的笑容絕對跟憐憫八竿子也打不著一竿。   爵士乾笑了笑。   想起剛剛自力更生爬進去醫療室躺平的煙幕,自己都還沒來得及發出感嘆雙胞胎兩竟然連這廝都放倒了,一旁的警車已經陰鬱著臉:「就算是和平時期,也不能做這種無故折損我方戰士的事情……不行,我要去問清楚他們兩個到底是想做什麼,還要他們交兩萬字的悔過報告,好讓他們了解在大哥好不容易爭取到的和平時期做這種事情是多麼大地錯誤。」   他記得自己好不容易才扯住了他們的副官大人,「慢、慢著,警車,他們只是在填一份問卷,需要一個訪問他們的角色而已。」   「……你怎麼會知道?」   保時捷靦腆地搔了搔臉,「我們嚴格來說也被拉去做過問卷的。」   「那好。」不知道在好什麼,邏輯線路思考到哪個星球去的警車按住了他的肩,「你現在接任煙幕原先做的事情,請在最短的時間內將他們的問卷訪問完,然後減低方舟的混亂程度。」   「我、我?」   「沒錯,那麼就辛苦你了。」      事後知道事情原委的雙胞胎對爵士中肯一句:「敢情是你把自己給賣了。」          23.初次正式見面的場所時間? 爵士:我想你們並不存在初次正式見面的問題,除非硬要追溯你們火種分裂的剎那。 橫炮:那就更簡單了,流水線上。    24.初次介紹時對對方的印象如何? 雙子:這傢伙不愧是我同火種分裂的兄弟啊。 爵士:由煙幕幫你們做的第十五題看來,你們在下流水線的時候,肯定一起幹了壞事。 橫炮:只能說剛出生時的我們還保持著天真活潑的純潔芯靈。 飛毛腿:我們對什麼都感到好奇,所以我們身體力行去實踐去求解。 爵士:我對每個撫養過你們長大的TF致上十二萬分的敬意。    25.是一見鐘情嗎? (否接下一題) 橫炮:否否否,肯定是否,絕對是否! 飛毛腿:炮仔你這就太傷為兄我的芯了,剛出生的時候我可是不否認覺得你挺可愛的。 橫炮:不,親愛的哥哥,我想表達的是,面對像你這樣的TF,肯定一下流水線的時候就已經TF見TF愛,如果我還說我愛你的話,那不就跟其他人一樣了嗎?這樣就不能顯現出我對你的感情的特殊性了。 飛毛腿:這麼說也是,唉,長太帥也是個煩惱。 爵士:我都不知道該從哪裡吐嘈了。    26.什麼時候開始有心動的感覺? 飛毛腿:問的是你呢。 橫炮:我能不能改口?上題就當我承認一見鍾情吧。 爵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橫炮:想不到你竟然也是個八卦份子……心動的感覺嘛,該說我的初拆還是他的初拆? 爵士:拆了才有感覺啊? 橫炮:拆了才知道對了嘛。    27.什麼時候喜歡上對方的? 飛毛腿:我一直很疼愛我弟弟的。 橫炮:喜歡上,還是喜歡"上"? 飛毛腿:後面那項的話說實在我不討厭。 橫炮:如果是我上,我當然也不討厭。 爵士:這並不是文字遊戲。 橫炮:好吧,應該也是拆了之後才知道喜歡的吧。 飛毛腿:炮仔要被拆,也只能被我拆。 爵士:已經從喜歡跳級到佔有了。    28.什麼時候察覺到對方的喜歡? 雙子:買一送一的時候? 爵士:你們真的挺常買一送一的。 橫炮:買我就送陽光仔,買陽光仔就免費附贈我。 爵士:我想你們要表達的意思是,你們從打死不肯離開對方來表達和感覺彼此的愛。    29.最喜歡對方哪一點? 飛毛腿:奸商的身分。 橫炮:也許等哪天我從良(?)不做奸商了,你沒有錢可以上漆打蠟做保養,也沒以錢可以跟煙幕那個三八大胸賭錢的時候,你就不再愛我了? 飛毛腿:當然不了,我會一樣愛你,因為把你賣了我多少還是有些資本可以保養個幾百年。 橫炮:知道嗎?我最喜歡你的地方,就是不做裝甲護理的剎那。    30.最討厭對方哪一點? 橫炮:敗家。 飛毛腿:一張嘴壞得跟什麼似的。 爵士:你們半斤八兩。 橫炮:胡扯,我才不敗家,我的家都是給他敗去了。 飛毛腿:身為一個五官端正相貌不凡的萬TF迷,我做保養護理是應該,也是合情合理的。          ---------- 煙幕下臺一鞠躬(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