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死亡幼稚園++
關於部落格
我們總是太忙,忙到沒時間讓自己長大,直到死亡,仍舊幼稚徹底。
  • 611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TF/G1] 藍寶堅尼雙子相性一百問(31~50)

-------------          31.誰先告白的? 雙子:…… 爵士:難得你們會有沉默的時候。 飛毛腿:我正在努力思考我們有沒有過告白這擋子事。 橫炮:好像理所當然就……    32.告白的時間和地點? 爵士:那麼擇日不如撞日吧。 飛毛腿:炮仔你先。 橫炮:討厭,大庭廣眾之下這叫我怎麼好意思啟齒呢? 飛毛腿:放心,你的面部裝甲估計就是威震天的融合炮都打不穿。 橫炮:過獎過獎。    33.告白時說了什麼? 橫炮:你要我先,我就偏不想先。 爵士:天生的叛逆骨子。 飛毛腿:你知道我有這種小弟有多困擾了吧?    34.要去告白前內心掙扎了多久? 爵士:你們倒是掙扎好誰要先了沒? 飛毛腿:猜拳還是抽籤。 橫炮:如果不是顧慮到還在做問卷的話,我個人偏好飆車決定。 爵士:如果不是顧慮到,為了昨天新寄來的一疊超速罰單而在考慮要罰我禁閉、還是五萬字的悔過書的警車的話,我個人完全不介意你們去飆車,我還希望能實況轉播。 橫炮:好兄弟,我想這也是為什麼你會坐在這裡。 飛毛腿:可惜了,開賭盤的話,我們也沒空等到結局出爐才回頭填問卷。 橫炮:不如這樣,長幼有序。 飛毛腿:顯然不會是現在。 橫炮:……知道嗎,前陣子雜誌刊登了賽星某家美容中心新推出的保養護理套餐,我有幫你預約。 飛毛腿:我愛你。    35.被告白的一方內心作何感想? 橫炮:好爽。 爵士:飛毛腿很爽氣。 飛毛腿:因為那份雜誌我也有看,一句表白來換那套全方位美容保養,怎麼都划算。 橫炮:我開始不爽了。    36.被告白的一方如何回應? 橫炮:阮囊羞澀的我為了愛我的腿毛哥,做出了一.點.微.不.足.道的愛的回禮。 飛毛腿:甘願點。 爵士:所以證明你們是相愛的。 飛毛腿:你哪來的結論? 爵士:他並沒有拒絕你的告白,還回禮呢。    37.是公開交往還是祕密交往呢? 飛毛腿:說真格,知道的人說不定沒有想像中的多。 橫炮:即使我們表現親暱,但我們有很好的保護色,就是兄弟這層關係。 爵士:不無道理。 雙子:所以我們才要自力更生! 爵士:你們現在是希望全天下都知道你們是一對是嗎?    38.誰先主動握對方的手? 橫炮:從來沒有放開過。 飛毛腿:你難得講了句人話。 橫炮:你會放開? 飛毛腿:誰都別想要我放開。 爵士:……我很慶幸我的光學鏡前又是塊護目鏡。    39.握手當時是如何的情況下? 飛毛腿:聽說我們還是幼生體時,手老是緊緊牽著,分都分不開。 橫炮:成就了普神擁有更多的信仰者。 飛毛腿:因為要把我們抱開的TF,手部裝甲一定會被我們卸下。 橫炮:不過他們也太膽小,就算我們會拆他們的殼,但畢竟我們只是幼生體啊。 飛毛腿:我也這麼想,如果當初你被抱走的話,我現在也不會一堆煩惱了。 橫炮:你可以選擇現在從我光學鏡前被抱走。 飛毛腿:白日作夢。    40.對方的手握起來的感覺如何? 橫炮:鋼鐵。 爵士:是感覺,說鋼鐵的話就像碳基說摸到肉一樣沒情調。 飛毛腿:爵士熱愛藍星文化。 橫炮:你還沒說說呢。 飛毛腿:親愛的炮仔,無論有沒有握著你的手,我始終都覺得你欠拆。 救護車:排LS。            一隻紅色塗漆的手部裝甲突然抽起了爵士手中的數據版,往上一看,白色的機體此時笑得有如花兒般燦爛:「抱歉亂入了,不過,我是來代班的。」   「我已經有跟警車報備過了,想請你幫個忙跑一趟,就是,大黃蜂的發聲器到現在還是頻頻出問題,有可能是當初降落在藍星的時候受到藍星磁場的影響,所以希望你跟著少校出去,多熟悉藍星上的音響結構,這期間我就先幫你做訪問吧。」   一通話下來沒得反駁,連警車那邊都去說好了,爵士還能說什麼。   踏出門的剎那他回過頭,確信自己的光學鏡片中閃爍的憐憫目光雙胞胎有接收到,並祈禱他們兩個自求多福,可別撐不到百問完成,就已經被憤怒的醫生給拆到回爐了……不過,私人恩怨,插手不得、插手不得是吧?   他轉過頭踏了出門,藍星音響,我來了!      ……   寂靜,在爵士踏出了門關上的嗶嗶兩聲電子音之後,室內就呈現了一股不協調的寧靜祥和,雙胞胎有些慵懶地坐在碳基送他們的大沙發上,似乎對於救護車到來的驚訝程度遠不比天火又出門跟紅蜘蛛通敵來得大。當然了,如果不去探究他們究竟是由於藍星冬天的低溫導致動作有點生硬,還是那純粹只是TF本來就只是一堆金屬塊這一點的話。   醫官大人饒富興味地研究起手中那幾塊最原本該是由煙幕處理,然後爵士,最後輾轉到了自己手上的數據版,「好,那讓我看看你們現在進展到哪裡了……」   「我說……」通氣孔中的風扇此時運轉得有些乾澀,橫炮都數不清了自己在短短的幾個地球秒間到底運轉了自己的CPU幾遍,「我說,最近我們,沒有惹到你吧?」   彷彿現在才發現了雙胞胎有別於一般時候地乖巧坐在自己面前,救護車藍色的光學鏡片亮起的是一片欣慰的柔和。   但在此時此刻,飛毛腿和橫炮只覺得自個兒後擋版也是一片冷凝液涔涔。   Sideswipe:"渣的!老哥你是哪裡又惹到這個暴力醫生了嗎?"   Sunstreaker:"我才想問你這爐渣,該不會你對鐵叔亂來被他看到吧?"   Sideswipe:"誰的品味跟救護車一樣啦!"   「咳,內部通訊完的話叫我一聲。」   滿意地看著一黃一紅的藍寶堅尼在聽到自己出聲之後瞬間正坐,他漾著笑容:「你們最近是挺安分,當然,除了剛才才送到我那裡的煙幕。」   「天大的冤枉!」   橫炮立刻跟進道:「明明是那個三八大胸自己芯片不夠堅強。」   「但是,是你們找上他的,沒錯吧?」      ──爐渣個U球,誰把門密碼鎖了?      「放心,我目前沒打算對你們做什麼……」話還沒完,有但書:「但你們要知道,最近和平年代了,醫療室不像以前那樣隨時隨地可以迎接傷兵,何況我那裡本來就已經有一名我的病人了,現在要同時照料兩人,你們有沒有想過我會忙不過來或者疲於應付?」   飛毛腿啪地一聲,迅速地扳過自己身旁的同火種兄弟的頸部,掐斷發聲器。   收到內部通訊傳來哀怨的嗓調唸著:"我只是想要反駁他現在明明就有空坐在我們面前,而且明明是他一直讓鐵叔出不了醫療室大門的……"   "想死改天自個兒去。"   「啊,我想飛毛腿已經明白我的意思了?」在收到正拖著自己弟弟從門邊回到沙發的飛毛腿沉重並肯定的點頭之後,救護車笑著:「那麼,從現在起,你們有十題的時間,這是我能容忍的最大限度。至於之後的題目,你們就自己想辦法解決吧。」          41.常約會嗎? 飛毛腿:如果一起出去飆車算的話,應該算常吧。 救護車:明明你很討厭烤漆刮花的不是嗎? 飛毛腿:反正我去重新上漆打臘的話也是他在付錢的。 橫炮:……    42.初次約會由誰提出的? 救護車:我想並不存在這種問題,你們從流水線下來之後就一直都是在一起的。 飛毛腿:也許我可以想想在我跟炮仔開始曖昧之後,單獨相處是什麼時候。 橫炮:…… 飛毛腿:你幹嘛從剛才就一直敲點點點的暗號碼? 橫炮:…… 橫炮[內部通訊]:你他渣的把我的發聲器給裝回去! 飛毛腿:我就奇怪你怎麼突然變這麼安靜…… 救護車:嘿,夥計們,我等著填答案。 橫炮:我怎麼覺得我們似乎從小曖昧到大? 飛毛腿:也是。    43.初次約會的時間地點? 橫炮:Anytime 救護車:我說,初次。 橫炮:沒辦法嘛,哪個TF願意打擾我們兄弟倆,當然就是一直處在約會的情況下啦。 飛毛腿:我都看到光學鏡前生一層灰了。 救護車:但多方面來說,也沒有哪個TF想被你們兩個打擾。 橫炮:醫生你讓我都桑芯了。    44.初次約會在做些什麼呢? 救護車:既然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是初次了,就講平常常幹什麼事吧。 飛毛腿:飆飆車,打打臘。 橫炮:拆拆裝甲,能源對接。 救護車:橫炮,不要逼我在數據板上把你全部消音。 飛毛腿:他以惹火全天下為樂。 橫炮:你看你看,我就是有這種胳膊機體往外彎,一點都不維護弟弟的哥哥! 飛毛腿:你多芯了,我的機體骨架正常得很。    45.初次約會的心情與感想? 飛毛腿:蠻普通的,跟平常其實也沒什麼不同。 橫炮:讓我想一下當時是誰在上面,這樣我才能回答你我當時的芯情。 飛毛腿:橫炮說在下面芯情會特別好。 橫炮:聽你放尾氣。 救護車:總好過聽你講話(嘆    46.喜歡對方嗎? 愛對方嗎? 橫炮:三十四題的時候腿毛哥當眾跟我表白。 飛毛腿:就說了不准提那兩個字你個該回爐的渣! 救護車:為了一套保養護理。 橫炮:沒關係,我只聽我想聽的部分。    47.你們的關係到達何種程度? 飛毛腿:該做的都做了。 橫炮:不該做的也差不多了。 救護車:我相信也是都做了。    48.兩個人在一起時最感到心跳加速的行為? 救護車:翻譯,機油沸騰。 飛毛腿:……炮仔,等你搶答呢。 橫炮:你們就只會抹黑我,我決定要講文明來維護我的尊嚴。 救護車:那好,這題你要怎麼回答? 橫炮:只要看著我哥帥氣的英姿和那身美麗的塗裝,就令人感到機油沸騰。 救護車:明明是一句頗單純的話,但從你口中講出來,不知怎麼味道就是不太對…… 飛毛腿:贊成不能再多。 橫炮:這是你們偏見!    49.你覺得愛情的表現方式是什麼? 飛毛腿:陪他飆車到火種熄滅。 橫炮:幫他打臘到他火種熄滅。 飛毛腿:…… 橫炮:幹嘛啦,我很認真欸,你不要跟我說你就算火種熄滅也要做裝甲保養! 飛毛腿:放芯,真的到我火種熄滅那天,我不會留你這麼一個禍害給世間。 救護車:飛毛腿遺愛世間留光輝。    50.什麼樣的行為會讓自己覺得被愛著? 橫炮:常常陪我送死? 飛毛腿:我還以為你沒有自知之明。 橫炮:愛在芯底口難開。 救護車:沒有事情是能夠讓你口難開的。 橫炮:哼哼,陽光仔換你說。 飛毛腿:也許就是他這些難得的自知之明了吧…            光筆在數據板上寫下了承諾十題的最後幾個字,卻像是毫不在意地提起道:「事情辦妥沒?」毫無起伏的音調都要讓兩人認為,就算救護車把話換成早餐吃了沒,都不能再理所當然了。   上次蘭諾斯是怎麼教他們地球軍人的那個動作的?   磅磅兩聲清脆的併步立正,舉手禮──「Yes,sir!」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