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幼稚園++

關於部落格
我們總是太忙,忙到沒時間讓自己長大,直到死亡,仍舊幼稚徹底。
  • 610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TF/G1] 歸案(D38)

-------------               敵無雙自認為自己並不是什麼憤世嫉俗的人,頂多就是常常做出些不融洽、孤傲的表現,誰知道他本來是不是這個樣子?   如果有個人運氣好碰到他,並且這麼問他,他想他會這麼回答……      ──經過了四百萬年,他的處理系統已經格式了群體該有的互動資料。      無論賽伯坦存在或否,他都衷於自己相信的正義,就是那份正義使他當上了汽車人的緝捕。沒有任何政治因素,沒有任何被煽動所導致的可能,所以他的正義不會在戰場上,因為他更在乎的是沒被注意到的,一切的罪惡。   二十六號顯像儀,如往常地傳來了沙沙的聲音,他想那東西總是接觸不良。   然後停止自己深入思考二十六號顯像儀,那收訊頻道的另一端,是否還有著那麼幾個賽伯坦人聽著自己提供的訊息,他只是一如四百萬年地報備著自己目前的情況。   他一直以為自己這麼一輩子,就是在這茫茫宇宙中一個人度過了。不斷地飛過一個又一個的行星,不斷地,追蹤著霸天虎的蹤跡。      只是偶爾想想,會有點落寞。      直到莫納克絲星。   那並不是一個美麗的星球,但卻是顆不折不扣的賭博行星。   然後他遇見了他。      那是個有著藍紅混雜塗漆的TF,更是同為汽車人的一份子,但是,幾百萬年的孤獨讓他不知道該怎麼面對突如其來的同伴,只能含糊地應了聲:「喔,賽伯坦老鄉。」   然後,在碰見他之後的是遺忘了幾百萬年的攜手合作。   雖然他還是想說,把他們汽車人的首領賭輸掉這件事不但很扯,也讓他知道了,原來經過了四百萬年汽車人間也起了不少變化,至少他懷疑首領並不像以前那樣地高高在上。   縱然最後他還是選擇了自己身為緝捕的工作,而不是回到汽車人的大本營。      現在一想,也許比較接近那個時候的說法是:落荒而逃。      「嗶嗶。」   突如其來的訊息聲響打斷了他的思考,也讓習慣於寂靜的他反應不及地顫動了一下航行中的船身──啊,他幾乎都要忘了,他曾經給過了那麼一個人自己的私人頻道。   「Smokescreen……發了點事情,我們在他的資料中搜尋到了你的通訊波長,」   他沒料到的卻是,訊息的傳送者並非他所想的那個人。   「如果你是他的朋友的話,我們想通知你,來看他……」   欲言又止的語調,一瞬間讓他想當場就砸爛對方的發聲器,就算冷哼一聲掛掉這段荒謬至極的通訊也好,詐騙的手法他在追蹤霸天虎的這些年已經看過了不少,卻沒聽過如此粗鄙、漏洞百出的。   「他……在哪?」但是他的CPU卻比任何人都還要清楚,自己已經加密過的通訊,不是隨便就能破解的,除非是他親手給。   「我很高興你願意相信我,我們,在地球。」   接下來的通訊連接得不乾不脆,通訊的另一端隱約傳來了幾句:"單獨相處…從剛才就一直…這麼安靜……"斷簡殘篇的話。   「喂?喂!」   ──進入磁波干擾地帶。   「該死的爐渣!」      「Smokescreen,你確定你一個人待在這沒問題?」救護車雙手插著腰,對於病人打算趕走醫生的這擋子事不置可否。   「好得不能再好了Retchat……」在對上救護車已經呈現了"沒事還敢來我這裡,是當我很閒的意思嗎?",反光的藍色光學鏡片此時映的是一片危險,他當機立斷補充道:「我是說,我只是稍微被他們搞得有點線路過熱罷了,應該沒什麼大礙,而且……」   「嗯?」   「我實在不能放芯Jazz對上那兩個傢伙,那只會給Prowl帶來更多麻煩。」   一把將坐在維修台上的煙幕按下,「好了,知道你當哥的愛操芯……但是醫生是我,該斷定你有沒有事的也該是我,我看看……讓我把你的系統多做幾道防火牆,還是你想做些大條化的處理?我想這些程序在和平時期的現在會讓你方便些。」   煙幕無奈地嘆了口氣:「就防火牆吧。」   「也許我該對上他們一回,再這樣放任Sunstreaker和Sidewipe繼續鬧下去的話,我今天就顧你們這些CPU過載的人就好了。」   「我很期待,Retchat。」   「相信Decepticons也是。」      這也許對於煙幕來說算個美麗的誤會,他並不知道就在自己安分地躺在醫療室小小地下線一下這段時間,有個人不知道該說好芯還是雞婆,替他發了疑似病危通知的訊息,更不清楚有某個一脫離磁波干擾帶後就發了瘋似的傳訊給他的緝捕。   於是,當他模模糊糊的上線之後,發現自己雖然說仍然是在維修台上,但是是在維修台上另一個TF懷中……他開始很認真地思考著,救護車剛才是不是放了什麼奇怪的程式進了自己的數據庫。   不過這保護程式也太逼真了吧?   「……你想刮我前臂裝甲的漆刮到什麼時候。」   啊,難怪這藍色看起來這麼眼熟,「緝捕先生別來無恙?」   「……」   敵無雙在該擔芯對方究竟有沒有大礙,以及自己是不是被耍了這兩個問題間,擬不定先開口問哪個,但是當前,似乎還有個更嚴重的問題……   「那個,我說Devcon,雖然我很好奇你是怎麼突然出現的,不過能麻煩你先放開我嗎?」   ──該死的就是這點他找不到理由回答他。   「你,看起來倒是挺健康。」話題轉的很硬。但至少此時煙幕回望他的光學鏡中的不解讓他知道了,自己高達八成被耍,「有個人發了訊息跟我說,你發生了點事。」現在回想起來,那通訊息從頭到尾都含糊其詞,根本是自己傻傻被對方牽著走。   「怎麼可能?汽車人哪會有你的……啊。」   該不會是上次賭輸橫炮的時候,隨機交出通訊錄不重複的人的名單的時候,這麼剛好抽到吧……渣的,煙幕現在悔得都要自願到千斤頂實驗室為科學捐軀了。   為什麼明明不在眼前的人也能夠造成他CPU過載,煙幕痛苦地捂額:「我想我大概知道了,顯然有人很無聊,或者私下開了什麼賭盤,結果沒想到你還真的跑來了。」   「怎麼,你不希望?」   「哪的話呢?Devcon先生可是忙到連聲道別都沒時間說的緝捕,我總得替你設想設想。」   「……我合理地解釋成,你在意我,甚至是一個道別。」   「少往自己臉上鍍金了,還有,我叫你快放開我!」   無視在自己懷中那並不是很有力的掙扎,敵無雙收緊了手臂:「沒有下次的道別了。」   「……什麼?」      Devcon笑著,   你知道嗎?經過四百八十一兆循環,比起身邊帶隻語言不通的醜八怪,也許達特森會是個好選擇。老鄉,現在起你被判終身監禁,而我將完美執行。             -END-    ────────────── 煙幕:你剛才說什麼?(感情屏避防火牆) 敵無雙:……d||OIZ    (對不起其實我只是想玩這個梗(つд⊂)(被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