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幼稚園++

關於部落格
我們總是太忙,忙到沒時間讓自己長大,直到死亡,仍舊幼稚徹底。
  • 610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TF/G1] 藍寶堅尼雙子相性一百問(71~80)

  沒錯,他向來是個認真負責的TF,但是要知道,他所待的F15小隊是個什麼樣的地方。空中指揮官成天不是想著黑槍自己的老大,就是跟汽車人的大白飛船通敵,那也就別提什麼整頓屬下,連做好份內恐怕都有點問題;鬧翻天就更別說,從頭到腳就是個吃貨,CPU也早就不知道被他吞下去的能量塊糊成了什麼樣,以藍星碳基來形容,搞不好三歲孩子都比他要來得聰明!   其他零零總總在F15裡頭的Seekers?   他渣都是一群量產型的蠢貨,要是讓他知道是哪條流水線下來的,還將外型造得跟他們一模一樣,他絕對轟爛那個設計者,將他的芯片拆出來連接在鬧翻天的遊戲機上,讓他每天陪鬧翻天跑水管馬力歐。   「……TC?」   鬧翻天疑惑地看著他們F15小隊裡頭唯一堪用,更有可能未來哪天操勞到線路板爆掉的藍色Seeker,驚天雷突然像是死機一般沉默不語。他在他的面前揮了揮手,「TC,怎麼了嗎?」   黑紫色的Seeker沒有要到該有的回應,滿光學鏡寫著無辜,他猶豫了一下,把自己當作零嘴吃到了一半的能量塊遞到了驚天雷的面前:「TC,你餓了嗎?」   「……沒有,你自己吃。」   「我只是很不想在和平年代之後還這麼認真的去做一件事情,尤其還是蠢事,但是要趕快解決的辦法就是認真的去做,如果你對於不耐煩的事情還非做不可的話,你會怎麼做?」   驚天雷確信他看到了鬧翻天偏過了頭十四點七分度角,滿臉的「你在說什麼,我怎麼都聽不懂啊?」,然後繼續咀嚼著能量塊。   他伸出手揉了揉自己的臉,嘆了口氣。          71.接上題,若是兩人都不知道,請指定一位來解釋給你們知道。 驚天雷:如果他們兩個都不知道的話,這宇宙至少清靜一半。 鬧翻天:一半? 驚天雷:老大們不打架才會天下太平。            「啊對了TC。」   「嗯?」   「他們好像走錯了……」   「我不是叫他們照著你說的反方向走?」   「對啊,可是他們不是從大門走出去耶。」   「……」      嗶嗶──   『致敬愛的傳訊官聲波同志:由於某些溝通問題上的錯誤認知,汽車……』   大門開了。   正下載著驚天雷不曉得傳送過來什麼資料,邊讀著附帶文件訊息的聲波抬起了頭,將護目鏡下的鏡頭聚焦在自己的房門上,思索著這次該用什麼藉口搪塞自家老大自己辦事不力的事實。打兩派和平共處到現在,他可還沒好好見過激光鳥一面,為的只是某TF想盡了各種辦法都見不到對方首領的廬山真面目,所以苦了自己磁帶就此一去兮不復返。   他好想念幫激光鳥清理磁帶,還有看著牠飛向天際然後回到自己懷抱的那些時光啊。      大門沒關。   兩個人,不是平常那高大的白鐵皮罐,一黃一紅,笑得有點……陰險。      『致敬愛的傳訊官聲波同志:    由於某些溝通問題上的錯誤認知,汽車人那對普神不收U球不要作風不良的藍寶堅尼雙胞胎,誤解了我所指引他們前去我們海底城浴池的路。而根據他們所走的路線大致推敲,你的房門會在你收到這段訊息約莫幾納秒之後迎接他們的到來。    我為鬧翻天的CPU,以及我對汽車人的錯誤認知感到抱歉,並由衷地希望他們不會造成你的困擾。    ──驚天雷    PS:副夾的檔案就是他們會出現在這裡的原因,既然他們都注定了會到達你那裡,那就麻煩你接續一下這份問卷吧。』          72.請問誰是攻方誰是受方? 橫炮:哎呀,我都不知道原來霸天虎這麼的開放,聲波你房間竟然是大眾浴池啊? 飛毛腿:不是吧?炮仔,我看這房間不大,也許只有特定的人能使用喔。 橫炮:是這樣子的嗎?想必驚天雷是坐上賓囉? 飛毛腿:你這不是廢話,不然哪這麼熟門熟路? 橫炮:也是,也是。 飛毛腿:就不知道聲波你,有沒有那個能耐一次應付兩個啊? 聲波:……你們~只是走錯~了路~~也許你們該回頭~去找驚天雷他們~~ 飛毛腿:何必呢,誤會總是美麗。 橫炮:我們也該換換口味,試試看霸天虎出色的情報官哪。 聲波:……我幫你~們完成問~卷,然後~請你們離~開~~ 橫炮:嘿,難怪我喜歡投機主義的人。 飛毛腿:因為那就像你。不過,聲波你倒是挺上道。 聲波:……(默默地嘆了口氣) 聲波:七十二~你們誰~是攻方~~誰是~受方~~ 雙子:不太一定。    73.攻受為什麼會如此決定呢? 飛毛腿:我們一般時候大多都是採飆車決定的方式。 橫炮:有時候會看是誰賭贏了我們的三八大胸。 飛毛腿:再來就是看芯情決定了,基本上我們誰上誰下很不固定。 橫炮:不過差別其實不大。 飛毛腿:你說的?那今天你在下頭。 橫炮:你騎乘的話我就奉陪。    74.如果現在給你個機會讓你回到過去,你希望改變什麼事? 雙子:把我爐渣兄弟送得離我遠遠的! 聲波:那~你們只~要一個~回去~就夠了~~ 飛毛腿:你還挺幽默的。 橫炮:我想該吐嘈的是他認真的在想。    75.曾經共舞一曲嗎? 橫炮:方舟少不了爵士和錄音機的音樂。 飛毛腿:也就少不了我們迷人的步伐。 聲波:這題~~應該不是~問你們那種~街舞~~ 橫炮:也是一樣啊,我們跳的範圍很廣的。 飛毛腿:不然爵士哪學那些星際標準舞去泡警車?    76.覺得對方的睡相如何? 雙子:爛斃了! 飛毛腿:好好的睡覺不睡覺,滾來滾去是幹嘛,那樣很容易刮到我的漆欸! 橫炮:你昨天還不是把我踹到床底下,結果直的床你睡到後來變橫的!我是怎麼充電啊? 聲波:為什~麼不一人~一張床~~ 橫炮:正有此意! 飛毛腿:好啊,分床睡就分床睡!            還記得嗎?大門開著。   「好端端的為什麼要分床睡?方舟好像沒有多餘的充電床。」   橫炮沒好氣地閃了一下自己的光學鏡片,「哪個打醬油的聽話都沒聽清楚,剛剛不是說了嗎?繼續跟這腿毛睡在一起的話,我就準備每天都要低能量運作,不然就是早上充電了。不是我要說,我當了夜貓子之後,他擔當得起我惹的禍嗎?」   「這麼說也是……」   飛毛腿戳了戳正說到興頭上的自家同火種胞弟,很難得的這次在橫炮講出了腿毛這種稱呼他居然會沒有暴走,更沒有表現出半點惱怒的情緒。   紅色的藍寶堅尼沒有反應,他想了想,切換到他們兩人的內部通訊:"你知道是誰站在我們後面的門口嗎?"   "打醬油的霸天虎雜魚?"   "你再想想,雜魚的聲音會這麼耳熟、這麼有磁性嗎?"   "……"   「那我回去之後,幫你們跟警車申請看看多擺一張充電床在你們房裡,好嗎?」柔和的藍色光學眼鏡不明所以地看著雙胞胎已經呈現僵直的背影,不過他到這裡的目的本來也就不是為了出來找他們,如果不是碰巧遇到的話誰會知道他們跑來這裡?雖然煙幕應該會很想知道這個消息。   他將視線轉到了自己要找的人身上:「聲波,既然兩派已經宣佈和平共處,我能請教,為什麼你們會讓激光鳥待在我的房間內嗎?」   激光鳥站在擎天柱的肩上,低垂著頭,抬也不敢抬一下看對面的聲波。   因為威震天想要你的照片啊……他難道能這個樣子說嗎!   「這部分~我壓後再~向你解釋~~我現在手~邊有事要~忙~~」他拿起手中的數據板晃了晃,「也許~你可以~先去~找威震天~聊個天~~~」   他們目送著他離開,普神在上,威震天你自個兒保重。      「你們兩個~跟我來~~」   「上哪?」   「不會被~威震~天找到的~地方~~~」          77.曾經一起夜遊過嗎? 飛毛腿:經常。 橫炮:無論是自願還是被逼。 聲波:被~逼? 橫炮:霸天虎晚上不睡覺來打架,你說算不算被逼?    78.曾經夢遊過嗎? 橫炮:夢遊? 聲波:應該~是碳基一種~不完全~下線~狀態四~處走動~的稱法~~ 飛毛腿:我們應該不會吧?下線就下線了,哪會亂跑。 橫炮:你只會亂踹人。 飛毛腿:你也會亂滾。    79.當對方在你眼前閉上眼時,你認為是什麼意思?或你會有何舉動? 飛毛腿:不是在睡覺…… 橫炮:就是在邀請。 飛毛腿:拒絕別人的邀請是很沒有禮貌的事情,對吧?    80.你們總是如何打招呼的? 橫炮:哈囉? 飛毛腿:你騙誰?是什麼人常常大呼小叫亂喊我的名字? 橫炮:欸嘿,我只是想要表達我芯情的喜悅嘛。 飛毛腿:那你就不能怪我對你打招呼的方式是動手揍你幾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