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幼稚園++

關於部落格
我們總是太忙,忙到沒時間讓自己長大,直到死亡,仍舊幼稚徹底。
  • 610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功夫熊貓] 大年夜(豹波)

  這其實跟平時的舉動沒什麼不同,他甚至可以閉上眼睛來煮這餐飯菜。   他的養父拿著大瓢在滾水的鍋上來回筆劃,好似在思考他一鍋該下多少的麵才夠待會大夥吃,總是愉快的表情讓少年不只一次懷疑過,自己的養父是不是生來神經可能就少了幾條,看,他還邊哼著歌呢:「過了一個大年頭一天,我與我那蓮花兒妹妹去拜年,一進門,把腰彎……」   是了,過年嘛,這餐煮的是年飯阿。   「叔叔,我盤子放這?」一道清冷的女聲打斷了廚房的裡五音不太全的歌聲,紅髮少女掀開了簾子,莫名其妙地接收到了自己小師弟投擲過來的感恩眼神。   「好、好,待會也麻煩你過來端菜出去了。」   「哪裡,請你們過來吃飯卻是由你們下廚才真的麻煩你們了。」就算平時冷面如她,這時也不免紅了紅臉,「真是不好意思了,平時極宮這裡大家都勤於練武,結果沒什麼人會燒菜的。」   磅地一聲,不大不小,青菜的切斷面是完美地平滑,只惹來與其說關心更像是責備地叫他小心一點,完全不阻礙那隻鵝跟老虎繼續他們親切的客套話。此時,白髮少年頓悟了──我他媽的為什麼不是跟我爹在山腳下關店燒一桌好菜美美地過一晚和平的大年夜,卻是在極宮這裡煮飯啊!?      讓我們將時間往前推送幾個時辰。   只記得正準備關門接下來等著放年假的時候,某名性格殘暴名字也叫殘豹的老兄踏著晚霞的餘暉而來,丟下吃飯兩字,接著二話不說那老兄拉著他就要走。   「慢著!」身為店長同時也是少年養父的人開口了,他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兒子──雖然只是撿回來的──就這樣在大年夜被別人綁去吃飯嗎?不,當然不行。他簡便地迅速將吃飯的傢伙收拾了下,然後不怕死地將東西全部往某名殺神身上一扔,挽著自家兒子的手,「好了,走吧。」不一起吃,那怎麼行呢?   當時那刻都不曉得多精采,不只神龍大俠腦袋當機重啟WindowsXD的畫面還在一格格地跑著,冷酷無口曾經蹲監牢二十年的殺神殘豹也愣愣地身上被掛了一堆的鍋碗瓢盆。   不過鵝老爹得意歸得意,放任熊貓花豹兩隻定格不走這故事也繼續不下去,評估了一下自己拖兩人爬上那座高得嚇死人不打緊爬到一半都可能死人的山的可能性,他決定了,鬆了手,把自己兒子往殘豹的身上像臘腸一樣一掛,輕鬆寫意地拍了兩下灰髮青年的腦袋,「走啦,愣什麼愣?」      所以時間回到現在。   熊貓裝的少年憤恨地又在覘板上劈下犀利的一刀,他途中並不是沒有醒過來,但是在發現自己是被某個殺人如麻的傢伙背在背上的時候,他驚到都快挫賽了,後來根本是無意識的被丟進來極宮廚房燒菜啊!   噴飛的雞頭躺在地板上無聲地控訴著自己不被當作盤菜尊重,但壓根得不到怒火攻心的少年一個眼角餘光的關注。   走什麼走啊混帳!人家說吃飯你想也不想就答應了嗎?   「……沒想到你也有浪費食物的時候。」   話音都還沒落完,殘豹再次看到了這熊貓以自從打敗自己到現在都未曾出現的驚人速度,碰地一聲貼上了牆壁,那聽起來似乎撞得不輕,他饒富興味地繼續捏著那顆雞頭靠在門上。   「你、你你你,你是來打架的嗎?」阿波眼神往旁邊一掃,老爹──你上哪去了?你兒子性命不保啊啊啊!   眉頭一皺,豁出去了,他舉起了油膩膩不打緊還沾著肉末的殺豬刀,「老兄,剛才的事情完完全全就是個一點都不美麗的誤會,我絕對沒有那個意思麻煩您老人家背著我爬上來極宮,雖然有人代步當然是最好……但是不是有句老話這麼說?歡喜做,甘願受,既然你老大都已經把我背上來,現在回頭算帳未免太不道德,頂多我待會特地給你燒幾盤好菜,求求放過我一次啊……」   講到最後都從有氣魄變得好軟弱,只差沒有行跪拜禮表達自己的忠心耿耿,如果不是爐子上的菜要顧,恐怕早就不曉得跑到哪去躲了。   殘豹幾不可聞地嘆了口氣,他不明白此時自己該做的情緒是無奈還是覺得好笑,這熊貓平時就敢跟自己大小聲的,但只要自己稍有動作,他就又怕得跟什麼一樣,這究竟是哪門子的神龍大俠啊?   「燒你的菜,我早就不殺人了。」最後出口的只能是這樣彷彿承諾的話。他拍了拍手中的雞頭張口咬下,「唔,還不錯。」   「哇塞,你比我還不挑,掉到地上的東西你撿起來也吃?」   「你試著吃二十年的牢飯,就什麼都不挑了。」他無所謂地聳肩,輕描淡寫的口氣彷彿說的其實是今天天氣真好這種家常話。   「……」白髮少年尷尬地撓了撓頭,這似乎……並不是個好話題,一下子原本被自己搞笑帶動的氣氛此時顯得僵硬,他乾笑了兩聲,怯生生地再次確認:「真的不是來找我打架的?」   ──靠杯,這話題轉得更硬。   灰髮青年這次連話都懶得回,直接賞他一記白眼。   某隻熊貓自討無趣地摸了摸鼻子,湊回了剛才自己切菜剁肉的地方,繼續完成他之所以會被抓來的最大功用,燒菜。不趕快弄一弄,待會讓大家餓著肚子等飯吃,結果被師父唸也總是不好,他可還沒膽去告狀是某隻灰色花豹妨礙他煮飯。   青綠色的大片菜葉被丟下了鍋中的滾水。   「……不要煮年菜。」   阿波幾乎想也不想直接回絕:「不行,這是傳統。」然後一頓,不是吧,這傢伙難道……他揚起一抹壞笑:「這可是吉祥長命百歲菜,保平安的,這麼具有意義的一道應節料理怎麼可以不吃呢?」   殘豹冷笑:「保平安?」都不曉得該保平安的是和平谷的人還是他這個殺神。   「難保吧?還是說,你不敢吃?」   「……」   「……」   灰髮青年撇開了頭。   師父啊啊啊──我又贏了殘豹一次啊啊啊──!!   「不說這個了。」光是名字就能把三歲小孩嚇哭的某人,很沒風度的終止了這個不能外揚的話題,更沒風度的轉移話題:「師父剛才要我來跟你說,你就在極宮住個一兩天陪他老人家,初二的時候我再陪你下山回家。」   「喔,可以阿。」   「那就好。」   灰髮青年又隨意說了幾句,然後轉過了身,晃悠悠地離開了廚房,沒人看到在他轉身的剎那嘴角上掛著勝利的微笑。   「只要是我煮的都不討厭……?他腦袋今天撞到啦?」   他偏過頭,好像,又有哪裡怪怪的了。          ------------- 大過年的果然還是要打咱東方背景的才對味兒O 3O 話說初二是回娘家啊XDDDD (被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