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幼稚園++

關於部落格
我們總是太忙,忙到沒時間讓自己長大,直到死亡,仍舊幼稚徹底。
  • 610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Toy Story S.E] 玩具本試閱_胡迪警長攻略計畫

     戰況似乎比想像中要來得嚴峻,警長從來不明白,原來即使是來自玩偶製造工廠的塑膠玩具,也能夠似笑非笑得令人毛骨悚然,沒記錯的話,一個來自專門製造女孩玩具、照理應該溫柔婉約的少女,一個,貌似還是跟自己出自同一家工廠。   倒戈的昔日戰友,幾天下來幾次想抓回來審問一番,碰到他卻不是:「胡迪,你找我?不好意思,那個,我要去……跟吱吱唱歌,對,我們之前約好了要唱歌,有事情改天再說吧。」然後風風火火地閃人,不然就是:「不好了!我這人記性真差,竟然把自己的太空船忘了那麼久都沒去修,希望零件沒損壞得太嚴重。」   胡迪只能瞪大著瞳孔投以不敢置信的眼神,快脫臼的下巴不明白究竟該先吐嘈講話沒邊、理由過爛的巴斯光年,那個太空船破紙盒早就在他醒悟自己是玩具的時候丟進回收桶處分了,還是該扳著他的玻璃罩子,撂下狠話,不許呼嚨自己。   意識在此刻終於明朗了現在的處境,暗潮洶湧,孤軍奮戰。   又接連著幾天,艷陽高照萬里無雲,和坐在窗台上失魂落魄、似乎想就這麼讓自己消失在陽光之中,卻只是徹底被紅外線殺菌了幾天的牛仔警長。   坐騎紅心都要替自己的主人感到不捨,無奈地搖了搖頭收回了視線,伸展開自己的前肢放下刷地五張黑白相間的撲克--四支A和一張彷彿掛著勝利的笑靨的King。   霎時噢聲一片,粉紅色的撲滿忿忿地拔開了肚臍間的塞盤,掏出裡頭趁著安迪遺忘的時候偷藏進去的糖果:「畜生,拿去給你看牙……」   「火腿,不可以!這是闔家觀賞的普遍級故事書!」   臉上青白扭曲了一陣,「……乖馬兒,糖果給你吃。」縱然小眼在不遠處的太空戰士和窗台上失魂落魄的牛仔警長來回看了看,實在不覺得這次開拍的故事,能夠跟闔家觀賞、普遍級這種字眼扯上一星半點的邊。   馬兒玩偶的腦袋在一眾牌友的面前像波浪鼓般地搖著,將自己贏來的籌碼推還了眾人,乍看之下不但非常有牌品,人品更就不用說,將大家的起毛質是照顧得面面俱到。畫板蹦蹦跳跳的湊了過來,先別急著開心,有但書。   掛在牆上的時鐘喀地又經過了一分鐘,打一副牌局五分鐘都嫌少的職業賭徒,這一分鐘,卻讓他們感受有如當年被嬰兒時期的茉莉塞進嘴巴裡,卻不能有絲毫反應堅持著臉上根本就要掛不住的笑容那麼漫長。大夥聚精會神、全神貫注,皺緊的眉頭彷彿看見了多麼令人無比驚訝震撼傷透了腦筋的事情。   終於,就像漫漫長夜總會讓你堵到黎明的那抹魚肚白,紅心停止了自己手舞足蹈的肢體語言解說,望向他們的眼神只傳達了一個訊息:明白沒有?   蛋頭先生抓了兩下腦袋,摸了摸嘴上的毛:「你是想說胡迪……」玩具間的溝通並不像人類那麼複雜難懂,簡單的幾個動作大家就能夠捶捶胸口再指指對方然後露出了然的笑容,紅心正想著這裡的玩具們果然都夠兄弟,卻在那傢伙接著出口的話傻了眼,「最近都沒有盡到主人的身分陪你玩,而是跟巴斯特那隻笨狗躲貓貓,所以讓我們去……?」沒講完的話尾化做一手攤開和一手握拳的擊掌。   誰給你們這錯誤的觀念了?沒站穩的步伐險些就要滑倒,牠不記得自己提到過巴斯特,硬要說的話根本只對了兩個字,對象卻差了十萬八千里。   聽到這裡第一個跳起來反駁的卻另有其人,抱抱龍慌亂地搖起了自己與體積不大合襯的前肢:「不--!不可以!巴斯特是好狗狗,紅心,我不忍心做對不起牠的事情!」   小小的集會圈子一下子炸了鍋似的吵鬧了起來,火腿甚至往後挪了挪屁股,嘟囔著坐騎跟主人一個模樣,見得別人好就吃醋下殺手。   紅心面無表情地將自己的頭顱轉向絲毫不受這裡吵鬧影響繼續待在窗台上曬太陽挑戰消失在陽光底下這句話實踐可能性的主人,所謂吃醋下殺手這些指控暫時不打算理會,估計又是一次其中包含了什麼誤會,大不了改天開安迪房間內的電視機放Toy Story一二來看就明瞭。   這是,怎麼說呢……跟這群蠢蛋相處這麼多年也難為那名牛仔警長了。難怪一被翠絲牧羊女最後巴斯相繼拋棄之後會那副失魂落魄的樣子,這裡根本就沒什麼能夠正常思維溝通的玩具。   馬蹄子喀拉兩聲踩在地面上引回了那群失心瘋的注意,紅心決定放棄自己其實沒多精湛的戲劇天份,直接把剛才就一直晾在一旁的畫板頂了過來,直接示意他們看圖比較快。   首先,一張失魂落魄又憔悴的胡迪,和紅心擔心的表情。   再次噢聲一片,不過飽含了令人滿意的理解。   滿意地收到了大夥明瞭的表情,紅心望向了畫板,複雜的表情似乎在猶豫著什麼令牠難以決定的事情,也許是斟酌下一幅該如何表達,也可能接下來的消息牠不知道該不該公開讓眾人明白。   「胡迪是在煩惱什麼嗎?」突然一聲單刀直入,彈簧狗多年跟胡迪建立起來的友情,絕對看得比紅心還要透徹,只是牠沒有紅心似乎在無意間得知的某些消息。   馬兒一愣,隨即眼神閃過了抹決意。   小孩子的玩具本來在心智年齡上再怎麼成熟,總歸還是只能到一定的程度,就像某漫畫刊標榜的名言寫著友情、努力、勝利,終歸還是脫離不了一群半大不小的熱血青年拯救世界,即使談及愛情Sex也會被匆忙的編劇排程給淹沒到作者腦袋遺忘的角落,等待同人界拾起發揚光大……且先別急著給噓,看在前面拼上老命耍白爛不過就想逗逗觀眾給個推,就算沒笑也看在苦勞份上給箭頭加上一句:下次再努力,好嗎?更何況,還沒跑題呢。   畫板上赫然顯現的是兩道眾人熟悉的身影,較矮的男人一手壓在牆上,將另一人困在自己與牆壁之中,執起對方的一隻手,不明白是不是當初這個場景實在情感流露得過於深刻,男人的眼中即使只是在畫板上呈現,仍舊能讓人感受到其愛戀與友情、信賴這些思想衝突的複雜神情。   齊聲倒抽了一口涼氣,眾人,沉默了。          ------------ 感謝大家的支持囉w (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