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幼稚園++

關於部落格
我們總是太忙,忙到沒時間讓自己長大,直到死亡,仍舊幼稚徹底。
  • 610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OCTF] 錯誤認知(一)My name is Knight.

  其實他不是藍星人類的,他是個道道地地的賽伯坦人。   幾百萬年前打從民品的流水線上出產、火種亮起了象徵他們生命的火光開始,沒有選擇的,注定了自己是汽車人的一份子,來不及產生什麼像樣的思想衝突,就已經面臨著戰場上的廝殺。   他一直覺得自己還算挺忠芯。雖然他並不奢望會得到什麼汽車人最佳傑出戰士獎、還是戰線最勇猛戰士獎,這些獎項的領取人大概都已經是廢鐵堆中分不出你我的回收資源了。   只是都恰到好處的忠芯而已。   走在堆疊數據板的滑車前方拉著把手走動,掃瞄了人類型態最讓人困擾的一點,絕對莫過於非常現實的身高問題,如果不是力道和身體機能還維持著TF型態大多數的模樣,工作時間簡直就是要人命了。   還算悠閒地踏著步伐,走過方舟號對於此時的他顯得廣大且漫長的走廊。   鮮橘色的機體從眼角闖進了視野,高大的TF讓他只能抬起頭來仰望,他知道對方絕對有注意到自己而不會毫無任何感覺的就這樣走過去……當然,被注意到更大的可能也許是因為一充電完清醒,就看到一堆可怕的數據板在走道上晃悠。   讓上級先主動向自己打招呼不是一個做下屬該有的行為,他笑著:「早上好,錄音機長官。」   「……早。」被點名的鮮橘色機體臉上扭曲了一陣,有些青白不定,顫顫地伸出了指頭指向他身後的推車,「那、那些該不會都是……?」   身為一個合格的下屬,當長官在問話時──即使沒有問完全,但是對於已經心神領會了的問題沒有回覆更是件大逆不道的事情。他點了點頭:「當然是給長官看的了,」而後壓低了聲量小心翼翼:「是說長官,您已經好幾天沒去咱通訊部收消息了,我再不給您送來,到時候就怕”那位”親門踏戶過來了。您看,檔案我都還特地給您將重複或類似的信件刪減過,弄了一個早上才整理完的。」   天地良芯普神在上,為了減低錄音機CPU運轉和線路板保險絲二級管三級管的承受量,早上還特地換上了墨色鏡片,才開始動手整理檔案。替長官上級著想的體貼可見一般。   ……之後大概又能夠靠販賣八卦情報積蓄一點生活費了,細不可察地笑著。   他看著自己的直屬上司在眼前上演掙扎哀嚎十足十的內芯戲劇場,搖了搖頭,看起來有幾分替自家長官感到同情的芯意,只有他自己明白,可惜的是,自己沒有像敵軍情報官那樣有著讀心術的特殊技能,不然肯定有趣。   畢竟,他只是個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汽車人民品。   打個比方來說的話,就像是當年司令官在母星上演講時,把他丟在已經寥寥無幾在萬人空巷的街道上行走的人之中,也不會特別被認出來的那種。   說來真的很有趣,他一個路上抓就一大把、沒有特色、不傑出的普通民品,現在竟然置身在地球的司令部方舟號之中,和不曉得多少人夢寐以求的這些高級戰士將領們在最前線並肩作戰,共同抵禦他除了聽令外並沒有很在乎到底是霸天虎還是紙老虎的敵人。   嚴重的走神似乎讓他錯過了一段,看錄音機從掙扎到赴死般決意的精彩變化。   他足足愣了兩納秒才反應過來平攤在自己眼前的白色鋼手,不是要他上前握手的意思。   順著那隻手的主人又一次向上望去,畫面還沒接收完整,平淡中帶著溫和的音調就已經先行通過了音頻接收器:「這些是今天要送到我那裡的嗎?我直接拿過去吧,你這樣子不方便。」黑白色塗漆的擁有者理所當然地接過了綁在推車上有兩個人類高的數據板,在TF的手中不算太多的數量,當然也沒有太少。   下意識地點頭感謝了對方的幫忙,還揮手道別。   顯然被突如其來插入而突然卡機的不只有他,錄音機直到抱著一疊數據板的黑白達特森即將消失在走道盡頭的時候,才反應了過來,大喊地追了上去:「警、警警警車!等一下,那些數據板……!」   「……」修長的手指伸在鼻梁上推了把眼鏡,他伸手探進了自己的口袋內摸索了一陣,掏出了一個大約手指長的記憶條,然後抬頭看著已經空無一人的長廊。   秋風掃落葉,一個漂亮的旋,奈何交叉點是個美麗的誤會。      正當他思考著究竟要不要以目前的碳基型態使出吃奶的力氣追上去跟自家長官把事情說清楚,偏生在下一刻又意識到,如果自己真的那麼做的話,原本就已經強迫性低耗能模式的自己,可能會瞬間耗能過大導致死機。   撓了撓腦袋,差點就忘了可以用內部通訊。   剛準備發上一封感人肺腑的萬言書來懺悔自己沒將事情說清楚,導致讓上級長官產生某種程度上的錯誤性認知的過錯……   ──嗶嗶,您有一封短消息。   反正錄音機短時間內大概也不敢跟警車開口究竟為什麼他對於那疊數據板會那麼緊張,他想著,晚一些時間再解釋清楚應該也不會有什麼大事,索性就先把自己私人頻道收到的短訊打開。   很簡單,十四個字:「再不來醫療室做檢查你就死定了。」   發訊者光是名字就能夠讓人抖上一抖,何況乎現在這封威脅性濃厚的短訊,他甚至都有種音頻接收器在同步也接收到了實質上透著殺氣的語調在自個兒身邊響起的錯覺。   無預警地腳下一空,從身後被拎了起來。   他苦笑地看著把自己拎起來在他面前的白色機體,金色的眼睛對上了對方灰色的頭徽下那雙凌厲的藍色光學鏡片。他盡可能地保持著抽搐的嘴角在上揚的弧度:「早上好啊救護車長官,今天天氣真好,是個適合出門郊遊踏青享受藍星溫暖合宜舒適的好日子,雖然我也很想與您一同出門遊玩,揮灑青春的熱機油,但是您看,身為通訊部門實在是時時刻刻都走不開身哪,不過,即使如此,犧牲小人我個人的自由時間若能換來汽車人更大的勝利,我也絕對不二話死守在所有第一時間資料傳輸的電腦前盡自己微薄的一份力,只要是為了方舟、為了大家,鞠躬盡瘁死而後已。所以呢,您看看,通訊部還有很多資料我還沒……」   是不是檢查什麼的,緩一緩,改天吧?   白色機體只是危險地瞇起了自己光學鏡上打出的藍光,嘴角卻是反常地在暴怒前兆竟然詭異彎起,「如果不是你現在不曉得中了什麼木馬,導致強迫性維持在藍星人類型態,我立刻就掐斷你的發聲器。」   不准改,就今天。   接著壓根不理會拖著拉長音哀嚎NOOOOOOO響徹方舟的他,頭也不回地走向了醫療室的大門。      開頭說過的,他,Knight,是個塞伯坦人,硅基。   由於某天在收發消息整理資料順便連上網到處晃晃的時候,不小心連到了一個網站,令人驚奇的是網站裡頭竟然全部都是有關方舟長官們的故事,身為情報部門的一員,即使在最不可能有資訊的地方也絕對不能疏漏。   打著這樣的信念,他一帖帖的點開翻閱……      ──媽啊,好雷。      說是資歷太淺還是什麼都好,看著一篇又一篇的順拆強拆互拆到輪拆,他不曉得在電腦前死機了多少次循環,更讓人訝異的是竟然好一票藍星碳基叫好的聲浪是一波比起一波來得高,看到後來基本上他都懷疑自己的線路板可能已經被刺激得燒壞。   最後完整死機在電腦前只記得體內系統亮起了警示入侵的消息,然後便下線沒了訊號。   「然後上線之後我就變成這副德行了。」他真誠地說,坐上維修台的那刻起他知道自己就沒有了可以忽悠醫官大神的機會,不然接下去死得慘的就會是自己。   他可還沒辦法做到像某名紅色藍寶堅尼那樣,即使躺平在維修台上,還敢磨著嘴皮挑戰醫官的忍受極限。   白色機體的擁有者坐在維修台邊顯得困擾地看著他,數據板上記錄的資料是他從沒碰過的情況,如果是中毒導致個性大變還是永久死機之類的,他都有辦法跟千斤頂和感知器一同救治,但是發生在他身上的,除了強制性外表維持藍星人類型態之外,其餘都沒有受到什麼影響。   「……目前你身上都沒有任何的排斥反應,除了人類外表之外一切正常,」轉身拿了瓶罐子放在他的身旁,繼續吩咐道:「難保有什麼隱患,之後你就不用再參加任何的戰鬥了,好好地待在你所屬的通訊部門,有感到任何不適都要在第一時間聯絡我。為了你目前機體承受狀況考量,現在起你只准喝這個。」   他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低濃度能量液?那是幼生體喝的東西吧!」   「現在幼生體都要比你來得大隻了。」   「唔……」          --(TBC)------------ 好吧沒想到真的會打這種東西的一天 (掩面 一開始只是我跟我家士兵每天長官來屬下去的 結果竟然就衍生了個通訊部門出來 大家就當這是歡樂糧食看看就好吧XDD" 預告:下篇是Barrier視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