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幼稚園++

關於部落格
我們總是太忙,忙到沒時間讓自己長大,直到死亡,仍舊幼稚徹底。
  • 610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OCTF] 錯誤認知(二)A soldier who calls Barrier.

  鬼使神差下,你在聽到那飽含怒意的:「你還有什麼異議?」舉起了自己的雙手,緊閉著眼:「我、我想要附議!低濃度能量液實在是……!」   提起的勇氣很可嘉,奈何持續能力極差,講到後來幾乎是藍星蚊子般大小的聲量結束在幾聲咕噥中,你也在同時瞭解到面對救護車凌厲得跟他的切割刀一樣危險的眼神,真的不是普通人能夠招架得住的。   因為在你附議宣言語落的同時,那對殺意鼎盛的藍色光學鏡片落在了你的身上。   瞬間彷彿被丟進了液態氮中一般冷得刺疼,恐懼讓你吞沒了所有的話,甚至是感官,在你釐清究竟原本應該是隔壁床的自家上司,為什麼會出現在自己眼底下這種瞬間移動能力的問題,才在下一刻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兩腳踩空被拎了起來。   相對那雙帶著苦笑仰望的金眸,你正在跟醫官光學鏡瞪小眼的藍眼隨時都有潰堤的危機。   「實在是怎樣?」冰冷陰沉。   終於在此時此刻確確實實體認到,能量塊可以亂吃、能量液可以亂喝,但是,話,不能亂講。尤其在內容可能違背了某名醫療官的時候,他會讓你更清楚了解到,能量塊能量液也不是能夠亂吃的東西。   你幾乎帶著哭音:「實在是……太健康了。」宣告自己的落敗。   對方下撇的嘴角這才回復了一點平穩的弧度,卻還是距離和藹有段路程。等你的腳底再次接觸到實芯的維修台,你從來沒有像這樣感受到過喜悅,維修台相比直接性的被自家醫療官抓起來實在可愛又這麼令人感到安芯無比。   原先就在這台上的藍髮青年有些好笑地拍了拍你的肩,算是安慰。   「你們現在的狀況真的很特殊,碳基外表,裡頭仍然是硅基的機能……恩,不太完全的?」   你跟自家的通訊部隊長互相交換了個眼神,猜想救護車手上的數據版資料絕對不僅有對於他們機體檢測的數據那麼單純,果不其然你們聽見了他喃喃唸道:「藍星食物竟然也能夠攝取進行能量轉換。」   可怕的是你不清楚他平版的聲線現在究竟是什麼樣的芯情,這讓你不由自主地發顫。內部通訊卻在同時接收到了通話請求:「士兵,有印象誰看見我們偷實驗吃了碳基食物的嗎?」   在不被某白色機體發現的情況下你輕輕地搖了搖頭,下意識地,你們這私下通話覺得這最好不要被察覺,可能是基於──你們不只有嘗試吃碳基食物這點。   思考了下正準備回傳什麼,救護車已經重新將光鏡焦點注目在你們的身上,而你們的焦點也同樣注目著對方……不同的是,染上了濃重的驚嚇恐懼。      等你渾渾噩噩地再次上線,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癱在娛樂室的餐桌上頭。   你艱難地眨了眨眼睛,不適感還在胃裡翻攪著提醒自己那些東西的存在,你想現在臉上一定是一副要吐了的表情,翻了個身決定繼續下線裝死自動等到一切過去。   「嘿,夥計,你們看起來像是吃了劣質的能量塊。」   「報告特別行動長官,屬下寧可吃劣質的能量塊……」你聽見自己用著氣若游絲的語氣回應,這大概是已經深深烙在記憶芯片上的本能,即使覺得自己即將要回歸普神的懷抱,還是下意識的做出行禮的動作。   躺在自己身側的自加上司不滿地叨唸著:「我真不敢相信,他只允許我們喝幼生體喝的低濃度能量液,卻灌了我們成年機體量的管線滲漏檢測劑。」   聽見那玩意兒的名稱好像胃裡同時又翻攪了一次。   「長官,我覺得我體內的管線有被檢測劑撐裂的傾向。」你捂著嘴。   「別被醫官大人聽見,士兵。」   於是你非常聽令地關上了自己的發聲器,轉而在芯片上哀嚎希望那句感想沒有傳進救護車的音頻接收器中,不然對方可能會很樂意將自己拆得碎碎的,美其名是維修,以及研究。而這舉動讓你忽略了帶著護目鏡的機體聳著肩表示無力救助,身旁的長官好像也為了什麼陷入了沉吟。      「士兵,我總覺得我好像忘了什麼。」      當你們撐著搖搖欲墬的身子告別了娛樂室回到通訊部的時候,你的上司似乎還在為這件事情所困擾著。這景象很讓人熟悉,除了有利益或者有趣的事情之外,他的記憶芯片彷彿只能容納真正重要的事,而介於中間的那些不是非常重要或者不有趣也沒利益的很容易就會Say Good Bye。   不曉得這是不是之前待在藍寶堅尼雙胞胎底下做事的副作用,聽說他之前可是從那邊請調過來的。   你打開了終端機查看有沒有什麼被忘下的事務要處理。   今天的工作幾乎都在早上就已經被解決完畢,有些苦惱地撓著腦袋:「也許你是想查查誰看見了我們偷吃碳基食物,然後出賣給救護車長官?」   「啊,這個嘛,倒不是那麼好奇了,我猜想是救護車長官在檢察我們機體的時候發現的。」   「太好了,我好怕我們連在方舟外頭以這低耗能模式亂跑……我是說,辛勤地蒐集情報,導致差點死機的事情也被捅上去。」你下意識地伸手在額上一抹,擦去根本不存在的冷汗。   藍色長髮的青年聞言只是壞笑著,跟外頭溫文儒雅的笑法差了十萬八千里,伸手擺了擺,「有誰敢捅通訊部門的事情上去呢?」那樣子看起來真像是他的前任長官們。   通訊部門可是掌握了許多人更多不可公開事情的單位。   ──嗶嗶。   新訊息進來的聲響打斷了你們正在為身為通訊部門的一份子而感到驕傲……恩,你想應該可以稱之為驕傲,而不是卑劣什麼的談話,終端機上閃出了三個碳基的通用語字母,和一個紫色、他們熟悉了幾百萬年的標記。   沒有特別想什麼整準備按下通訊鍵的手卻突然被一把抓住,但對方似乎也沒有想掛斷的意思,任由終端機的通訊提示嗶嗶地響個不停。沒來得及開口發問,你突然手腕一緊,被拉出了通訊部門跟著在走廊上狂奔。      「士兵,錄音機長官在哪?」          ------------------- 所以為什麼這會發展成系列作.....(絕望抹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