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幼稚園++
關於部落格
我們總是太忙,忙到沒時間讓自己長大,直到死亡,仍舊幼稚徹底。
  • 6108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TF/G1] 陽光下裸奔(救中心/良識)

  光學鏡頭從昏暗的方舟對外通道行駛出來的時候,輪胎行駛的軌跡不適應地偏了幾個角度,自動感光在萬里無雲的今日依舊切換到了晴天模式,而後矯正方位,即使那些微差距根本無礙他漫無目的地的遊蕩,系統中樞還是自動導向了正道。   白色廂型車始終以著一種不緊不慢的速度在寬大的道路上行駛,要從火山口底下的汽車人基地到達距離最近的城鎮,他們之中以速度見長的跑車都必須耗費小半個循環。   何況,他目前沒有擠進碳基城市裡頭的打算。   短暫的和平協約總是在締結和反目撕毀之間來回往返,就像場可笑的幼生體角鬥,打累了就休兵、然後幾個撲騰再次扭打在一起。他不清楚這次和平能夠維持多久,這向來不是他所關注的事項,也許在下一納秒就得被召集舉起槍械,也許過了一兆循環他們還能在路上不經意的偶遇時,閃閃車燈互相招呼。   愛好和平的汽車人首領究竟為什麼會一次又一次相信這種虛假的和諧?邏輯線路板上的數據看來一次都沒有讓紅色集卡記取教訓,多次的經驗下來,警車已經用不著分析,所有人也都芯裡有數,休兵期間,只是方便敵方謀劃下一場盛大的戰爭騷動。   駕駛座位上的全息影像面無表情地轉過了方向盤。   距離協約締結到現在經過了兩個月循環,訝異於總是躁動不安的霸天虎竟然能夠忍受沉寂這麼長的一段時間,同時他也早已將醫療室中所有可能會用上的消耗品多備了幾份。   除了他們的首領,沒有任何人相信過他們之間能夠達成和平共識,他從記憶庫中調閱出幾分循環前經過方舟號的武器庫時,鐵皮保養著槍隻,而紅色警報拿著數據板來回走動一一核對查點的一小段視訊檔案。   影像跟昨天的記錄數據幾乎沒有變化,或者該更正為:接連了幾天都沒有變化。   相關檔案一個個被叫出讀取,畫面清一色是幾個特定人物拒絕了自己替他們緊繃的神經電路做幾項攔阻反饋信號小手術的建議。紅色警報更差點過載的質疑道,這是否是項針對他的提案──也許他應該讓他過載,而不是試著安撫解說,那樣更能方便他直接將對方拎回醫療室做程式改動。   大夥都在不安著,他甚至要追溯到一個月循環前,才能想起黑白色塗裝的達特森並不是天生下撇著嘴角繃得死緊,這些天處理警車的邏輯迴路只剩下這種表情被記錄下來,看來樂觀開朗的特別行動官的影響力在這壓抑的氣氛下也只能無力投降。   遊蕩在公路上的白色廂型車被烈日烘烤出熱度,系統自主加大了風扇運轉的強度發出嗡鳴。   時間是藍星下午兩點。   三個多循環不間斷地在燙人的柏油路面上行駛沒能使外星機種產生絲毫負擔,除了比熱小的金屬機體不斷上升溫度,接近輪胎部位的傳感器沒有發出警訊。   ──滴滴,一封短訊,來自警車。   演繹了三個多循環的優良駕駛,車速在最低速限遲疑了下來,思考過一輪是不是他在離開方舟號之前有把誰遺忘在了醫療室沒有修理完善,還是還是千斤頂又一次不負眾望炸飛了實驗室包括他本人正等著自己回去修理,或者……更加糟糕的情況,霸天虎終於有了撕裂和平的傾向。   最後一項猜測卻只在邏輯線路中閃過就被丟進了垃圾處理,這種不一定會被即時讀取的傳遞消息方式,不會承載那麼沉重的通知事項。   再次將時速恢復到道路行駛的最低速限,又過了七分循環,救護車才停止了各種的猜測將信息打開讀取。也許和平的假像也矇蔽了他的中樞,也可能只是系統在壓抑中逐漸麻木,除了開戰已經沒有更糟糕的情況,他想著。   訊息中只是簡短地詢問了他是不是出門購買醫療器材。   而他給了對方肯定的答覆。   說不上來的情緒沒有煙幕那樣專業的芯理醫師能明確指出狀態,他依然在陽光下隨機道路行駛著,暫時沒有產生回到方舟中的意願。反正子空間中他常態備有一份簡便醫療的器材,回去了也不怕質問。   時間在漫無目的之中推移,汽車人副官再次回覆的信息已經沒有無謂地繞在他打算去哪裡購買器材上頭,像是隨手發來的群體郵件,問他有沒有瞧見應該要被關在禁閉室裡寫書面檢討的橫炮──他昨天試圖慫恿爵士帶警車出方舟號打開裝甲曬曬太陽,紅色惡魔說那也許能讓他們的2IC芯情放鬆一些。爵士做了,歸功於他真的也覺得警車悶了太久需要適度透氣,下場是當事人現在大概還埋首在數據板上,苦思著騷擾上級的檢討書該怎麼聲情並茂地表達自己只是出於一番好意,但一時機油上CPU。   有些好笑地想起了黑白色的保時捷一臉神秘兮兮的模樣半推半拉地將汽車人副官拖出方舟號的畫面,輪胎在道路上枯燥的定速為此輕快了許多。   全息影像的人類駕駛雙手誇張地將方向盤繞過了幾圈。   「藍星時間下午三點一刻,大家好,這裡是錄音機,歡迎收聽今天的汽車人廣播。」汽車人專用頻道響起了歡快的嗓調,背景音樂從原先被嚴重抗議的搖滾換成了大家比較能接受的輕音樂。白色機體的擁有者今天沒有像往常一樣,慣性地屏蔽消音,這可以作為陪伴他回程的消遣。   錄音機剛愉快地恭賀了大家今天依然是安寧和平的一天。   接著是轉達消息的時間,爵士平反著自己絕對不是要騷擾長官,聲情並茂、但求在他十萬字的書面檢討中能減免至少三萬的額度;煙幕提醒大家賭輸的塞幣不要想從塞星拖來地球,又從地球拖回塞星,有借有還、再借不難,不然他就要讓那些人嚐嚐被強拆零件去變賣是什麼滋味;紅色警報也提醒大家明天他會對方舟號進行總檢查,包含所有人的房間,不要想試圖偷渡任何危險物品;救護車呼籲,拆卸行為請建立在你們確定能將Bond的對象拼裝回去的基礎上……   被點名的廂型車呆愣了會兒,才想起自己似乎真有過邊奮力敲打維修著診療台上的機體,一邊咆嘯著轟炸了廣播員錄音機的通訊頻道。   「那麼休息一下,讓我們來聽聽橫炮所點播給飛毛腿的同名歌──Sunstreaker。」   輕快的節奏在內置頻道響著,帶點淘氣的童歌風範,由演唱人的聲線跟某台紅色塗裝的藍寶堅尼數據吻合看來,是他本人所編撰給自家兄長的歌。   「……還記得陽光在下午四點太難捉摸,曾經你裸奔在之中,從此驕傲名為陽光下的裸奔者……」   咳、咳咳──…大片空曠的路面吹拂而來乾燥的熱風灌進了通氣孔,白色的廂型車不得不慢下速度暫時停車在路邊,好緩過一口憋著的氣。迅速在一輛停在路邊的車子為了不為人知的憋笑而詭異地顫動,跟乾脆變回機械人形放聲大笑之間權衡,機體中的變形齒輪已經開始轉動。   三點半,廣播中的通訊頻道在一陣吵雜聲中響起了金黃色水仙戰士的咆嘯:「橫炮!你這CPU殘欠拆該回爐的垃圾渣,不要讓我抓到你,不然我就把你拆得連救護車都拼不回去!!」接著又是一陣吵雜聲,然後跑車囂張的引擎聲急速遠去。   「好的,希望我們的醫官大人今天也還是如往常沒有聽廣播的習慣,不然我想他會很生氣的。」止不住的竊笑聲斷斷續續顯示著廣播的主持人此刻的狀態絕對可以稱之為憋笑,一時半會可能還無法平復爆笑出聲的衝動,咳了幾聲發現對於冷靜還是有一段距離之後,錄音機乾脆大方地笑著繼續主持:「好吧、好吧,普神在上,願保佑賜予我們汽車人今日暢快大笑的、即將被陽光所照耀的橫炮同志,明天不會是連裸奔的舉動都無法執行,哈哈哈──」   只可惜通訊官這次低估了紅色惡魔的這項創舉所帶來的影響,白色機體還處於悶笑之中在內置音響重複播放那首讓飛毛腿抓狂的歌,難得地放過了一次即將成為加害人的某個受害者增加自己工作量的宣言。   當然,要是紅色藍寶堅尼真正被拆得支離破碎丟在醫療室前,會不會放過他們兩個就不是現在說得準了。   公路之外是一樣平坦的地勢,白色的機體索性倒下了身子仰望那片無雲的天空。   而後關閉了光學鏡片的攝像鏡頭,描繪出此時方舟號之中所有人的模樣,他猜想,大部分的人都沒有節制地笑著,這也讓他開始擔芯希望他們別把自己的發聲器給笑到過熱燒壞了,值得欣慰的是警車能夠找回嘴角上揚的角度,就算只是無奈地苦笑,同樣還有擎天柱、鐵皮、紅色警報、幻影……   伴隨著廣播結束是重播的紅色惡魔主唱歌曲又一次落下一個結尾音節,救護車再次開啟藍色的光鏡,時間是藍星下午四點半,整齊的F15空中小隊紅藍黑劃過無雲的天際,拉出三道筆直的白色軌跡。   希望明天橫炮不是連裸奔的機會都沒有。   白色機體熟練地變形回方便趕路的車子型態,白色廂型車悠然地向回程行駛。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