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幼稚園++

關於部落格
我們總是太忙,忙到沒時間讓自己長大,直到死亡,仍舊幼稚徹底。
  • 6105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TF/EG] 戰爭與富翁

=======================         這個星球正在崩壞,天災人禍、戰亂四起……   普神說:這樣子不行。   長久以來的戰爭是為了什麼?公平的生存與關懷,而變形金剛們一再重複的只有破壞毫無建設,這樣哪來公平生存?如果你們說大家一起蹲戰壕也是種公平的話。      這個星球正在崩壞,天災人禍、戰亂四起,在這個什麼都無法相信的時代,只有一樣東西,是恆久不變的,只有它,能將我們從這場混沌當中解放出來,我們叫它──   「──MONEY!」   昏暗的大型實驗室從各方向的高處向中央打亮燈光,不見絲毫原本該屬於實驗室中的試管玻璃瓶還是堆積如山的資料,光束所集中的中央只有一座大型圓臺,一黃一紅的TF擺出帥氣的POSE傲立於上。   發聲器傳出的聲線頻率無一遺漏透過麥克風是眾所熟悉的歡愉調:「十名參賽者,五千萬塞幣。」黑色的鋼鐵手掌一個揮手,玻璃製的實驗室四壁外頭的紫色光芒絢爛了所有人的光鏡,「在我們這場慣例卻又不同的兩派戰爭中,誰會犧牲,誰又會成為戰爭中拯救我們的母星塞伯坦的百萬富翁?歡迎大家來到,戰爭與富翁!」   黃色的TF終於擺夠了耍帥的姿勢,「歡迎來到戰爭與富翁,我是會場主持人人見人愛花見花開都比不上我帥氣一分的飛毛腿。」   「我是童叟無欺真誠善良又無邪的橫炮。」   兩人極有默契地忽略了底下所有投射過來不屑跟不信任的眼刀,飛毛腿指了指窗外的一片紫光燦爛,「雖然實驗室外因為震盪波不情願借用場地而下著討人厭的酸雨,外面也不是真正的塞幣而是五千塊的原生能量塊,但是沒關係,能量塊既可保值又能投資到了萬不得以還能充當糧食,而我們只在乎今天到底誰能抱走巨額獎賞。」   「當然五千塊能量塊其實看起來不會這麼壯觀能夠堆死TF,不過為了場面好看,我們在底下塞了一堆廢鐵跟當初沒有跟上汽車人撤退、又經不起震盪波研究的難民。」   「那我們馬上來為各位介紹今天的參賽者。」   參賽者的十個臺子應聲亮起燈光。      U球說:癥結點是沒錢。   普神言:不早說,打得塞伯坦都要自爆了,修繕費我出,大家一起修理塞伯坦夠公平了吧?   U球又說:錢給誰,誰掌錢,仍然是重點。   U球接著說:別操芯,我給他們個有趣的主意。      「首先介紹,也要特別感謝的是在U球詛咒下提供了免費比賽場地,看不出表情沒臉見人的燈泡臉震盪波。」紅色惡魔無視掉頻繁閃爍著的黃色燈泡,也許他在碎念著塞伯坦能量就要用鑿還要一次傳輸這麼多人回來凱恩城都快要陷入停擺之類的怨言,也可能他也在興奮期待著比賽的開始。「接著是我個人非常感興趣的Seeker之一,可惜大哥一直勸導說方舟養不起的鬧翻天。」   一記手刀毫不留情敲下紅色惡魔的頭頂,「認真介紹。」   「我很認真,你們明白不能帶他回房間的芯情嗎?」可惜他含情脈脈的目光只換來接收對象的怒視。   熾白的聚光燈晃動了些許在地上擺出幾道模糊的影子,驚天雷可能隨時有罷工下來毆打主持人的意圖。   「我能明白我現在很想把你丟回房間拆爛的芯情。」閃了閃光鏡,飛毛腿拿起麥克風逐一在各個桌檯點著:「鬧翻天隔壁的蠢蛋是鋼索,普神,我真為那種智商等級的傢伙竟然在汽車人的參賽者中佔據一席感到悲哀,再過去是霸天虎的萬年副官兼情報官一樣沒臉見人的聲波,然後是我們的教授。」   水仙戰士也無視了底下大喊誰是教授,來自變形後是台紅色顯微鏡的怒吼。   嘟囔了幾句,撇撇嘴,橫炮再次扯開笑靨轉向第二排上的參賽者,「那麼,第二排最左邊是我們可敬可親又可愛的汽車人現任首領,擎天柱大哥。依序向左是我方特別行動長官,總是富有活力健康向上的一員爵士。跟號稱邏輯線路拉出來可以當U球腰帶的2IC,戰術官警車。」   黃色藍寶堅尼在自己兄弟短暫停頓時舉起了一隻手,「不好意思這裡要打斷一下,請不要用我們妨礙你批閱數據板的目光殺我們,把你列入名單是我們醫官大神明的旨意,避免你趁大家都不在的時候躲在方舟偷改公文。」   黑白達特森的藍色光鏡在瞟到觀眾席時只能無奈妥協黯淡。   「警車右邊的是又一虎子漂亮的小Seeker,可惜我們兩兄弟深知朋友妻不可戲的好青年TF道理,天火哥曾經的研究搭檔──誰知道究竟是不是只是這麼回事呢──霸天虎空中指揮官,尖叫鬼紅蜘蛛。」紅色惡魔朝對方拋去了一個飛吻,這可不算戲弄,至少他沒動手碰對方。   「好的,接下來我們來說明……」彷彿想起了什麼,飛毛腿補充:「啊,對,附帶一提,右上那個角落是霸天虎的愚蠢大帝威震天。」   「為什麼我是附帶一提!」   「接下來我們來說明今天的比賽規則。」   「聽我說話你們這兩個爐渣──!!」      普神一愣:等等,我不是拿五千萬塞幣出來嗎,怎麼變成五千塊原生能量塊?價值根本就不相等啊!   U球:所以你沒聽他們說冠軍只能成為百萬富翁嗎?   普神:剩下的錢呢?   U球:稅扣一扣、跟震盪波租借凱恩城的經費、還有主持人的聘請費用……      飛毛腿:題目總共有書寫題、搶答題、選擇題,三種類型,答對一題得十分,最後累積最高分的參賽者,可以獲得五千原生能量塊的獎賞。   橫炮:我想每個參賽者都已經摩拳擦掌了,就讓我們馬上開始吧。      戰爭與富翁──MONEY!    問題一:請畫出兩個派系的標誌。   飛毛腿:請作答。   橫炮:這一題實在是相當的簡單,就算沒吃過我們兩派的標誌,也應該看過兩派標誌在路上走路吧?瞧瞧你們的同伴和自己好嗎?   飛毛腿:不,鋼索,我不認為你將數據板接在胸前的汽車人標誌拓印是個好主意,首先,你真的知道你手上拿的是數據板,不是藍星紙張嗎?還有,不要試圖抓隔壁的聲波或鬧翻天來印他們的霸天虎標誌。   橫炮:好,時間到,請各位亮出答案。   飛毛腿:看來所有參賽者都答對了。   橫炮:雖然鋼索的圖有些朝向印象派的抽象畫看齊,不過我想他之後也拿不到什麼分,這題就算他通過好了……嘿嘿嘿,你瞧我們的教授竟然睡著了。   飛毛腿:笑什麼這麼猥瑣。   橫炮:我昨天瞧見有台沒見過的白色帥TF溜進他房間。   飛毛腿:喔──等等,炮仔,你看,震盪波的汽車人跟霸天虎的標誌上面的名稱竟然是相反過來的!   震盪波:……我已經要記不得我上次充分攝取能量是在什麼時候了……   橫炮:嘖嘖,So Sad,很可惜這樣我們就沒辦法跟鋼索那樣一樣寬鬆地放你過囉。沒想到第一題就出現了意外的結果,到底比賽會怎麼發展呢?接下來是搶答題。    問題二:擎天柱養在車廂中的小滾珠經過一千萬年後,會成長成什麼樣子呢? A、大滾珠;B、機械狐;C、不變;D、有意識的指揮平台。   橫炮:請搶答。   「叮咚。」   飛毛腿:警車,你的答案是?   警車:我可以走了嗎?   橫炮:噗噗,答錯!而且節目才剛開始你就想閃人是怎麼回事?   「叮咚。」   飛毛腿:隔壁爵士的鈴響了──不過是警車按的。   警車:那我現在可以走了嗎?   橫炮:答錯,2IC警車同志,放下你的執念,也請不要亂按別人的鈴好嗎?   「叮咚。」   橫炮:聲波直接在數據板上寫了個C嗎?正確答案!虎子情報官目前以二十分領先。   擎天柱:我以為答案會是A或D。   飛毛腿:理想是豐滿,現實是骨感的大哥,何況你已經超脫現實了。下一題是影片題,請看VCR。      【咳、咳咳──…大片空曠的路面吹拂而來乾燥的熱風灌進了通氣孔,白色的廂型車不得不慢下速度暫時停車在路邊,好緩過一口憋著的氣。迅速在一輛停在路邊的車子為了不為人知的憋笑而詭異地顫動,跟乾脆變回機械人形放聲大笑之間權衡,機體中的變形齒輪已經開始轉動。   三點半,廣播中的通訊頻道在一陣吵雜聲中響起了金黃色水仙戰士的咆嘯:「橫炮!你這CPU殘欠拆該回爐的垃圾渣,不要讓我抓到你,不然我就把你拆得連救護車都拼不回去!!」接著又是一陣吵雜聲,然後跑車囂張的引擎聲急速遠去。   「好的,希望我們的醫官大人今天也還是如往常沒有聽廣播的習慣,不然我想他會很生氣的。」止不住的竊笑聲斷斷續續顯示著廣播的主持人此刻的狀態絕對可以稱之為憋笑,一時半會可能還無法平復爆笑出聲的衝動,咳了幾聲發現對於冷靜還是有一段距離之後,錄音機乾脆大方地笑著繼續主持:「好吧、好吧,普神在上,願保佑賜予我們汽車人今日暢快大笑的、即將被陽光所照耀的橫炮同志,明天不會是連裸奔的舉動都無法執行,哈哈哈──」   只可惜通訊官這次低估了紅色惡魔的這項創舉所帶來的影響,白色機體還處於悶笑之中在內置音響重複播放那首讓飛毛腿抓狂的歌,難得地放過了一次即將成為加害人的某個受害者增加自己工作量的宣言。   當然,要是紅色藍寶堅尼真正被拆得支離破碎丟在醫療室前,會不會放過他們兩個就不是現在說得準了。   公路之外是一樣平坦的地勢,白色的機體索性倒下了身子仰望那片無雲的天空。   而後關閉了光學鏡片的攝像鏡頭,描繪出此時方舟號之中所有人的模樣,他猜想,大部分的人都沒有節制地笑著,這也讓他開始擔芯希望他們別把自己的發聲器給笑到過熱燒壞了,值得欣慰的是警車能夠找回嘴角上揚的角度,就算只是無奈地苦笑,同樣還有擎天柱、鐵皮、紅色警報、幻影……   伴隨著廣播結束是重播的紅色惡麼主唱歌曲又一次落下一個結尾音節,救護車再次開啟藍色的光鏡,時間是藍星下午四點半,整齊的F15空中小隊紅藍黑劃過無雲的天際,拉出三道筆直的白色軌跡。   希望明天橫炮不是連裸奔的機會都沒有。   白色機體熟練地變形回方便趕路的車子型態,白色廂型車悠然地向回程行駛。】    問題三:短片中,F15小隊在上空看見救護車的時間是什麼時候?   聲波:「藍星下午四點」   紅蜘蛛:「藍星下午四點半」   爵士:「下午」   擎天柱:「藍星下午四點半」   威震天:「看起來是下午」   鬧翻天:「九又四分之三」   飛毛腿:你在寫的是月台吧?驚天雷平常都讓你看什麼啊?   鋼索:「九又四分之三」   橫炮:你也九又四分之三?你抄他的吧。   震盪波:「108%」   橫炮:百分數?震盪波你到底在寫什麼東西?   飛毛腿:感知器已經完全睡死了。   警車:「我可以回去了嗎」   雙胞胎:不可以!   飛毛腿:真是的,讓我們來看看解答……雖然救護車開啟光鏡看到虎子的F15小隊飛過去的時候時間顯示是藍星下午四點半,但這題目問的是F15小隊看見救護車的時間,以飛在高空中巡視而言,F15小隊他們應該會在四點左右就看見救護車了,所以這題只有聲波答對。      橫炮:接下來第四題,這是一題非常困難的題目。 問題四:IDW系列中,拯救並替飄移升級改造了的人叫什麼名字?   爵士:「班長」   紅蜘蛛:「班長」   震盪波:「班長」   擎天柱:「班長」   鬧翻天:「哪一班?」   鋼索:「俺沒上過學」   聲波:「班長」   警車:「班長」   威震天:「跟我不同屆」   飛毛腿:除了睡著的感知器跟答非所問的那幾個之外,其他人的答案都是班長,讓我們來看看正確答案是……「飛翼」。   橫炮:鋼索的答案真是鬧阿頂的芯。   橫炮:很可惜這一題沒有人答對,不過老實說我本來也以為他就叫班長,我看互聯網上的資料都這樣同學同學的寫、大家也都這樣叫的,還以為他是班長,這題果然很困難啊。      飛毛腿:第五題是搶答題。 問題五:報應號威震天的房間中,那個隱密的儲倉室裡頭放了什麼?   「叮咚、叮咚、叮咚。」   飛毛腿:聲波?   聲波:那個~儲倉室~~裡面~什~麼都沒有~~~~   威震天:(為了擁有一個好副官欣慰中)   橫炮:不要以為沒臉見人就可以睜著光鏡說瞎話。我們所有題目跟解答都是由普大美人跟U球贊助提供,白鐵皮罐子做了什麼自己芯裡有數。   「叮咚。」   鬧翻天:巨大的抱枕!   「叮咚。」   鋼索:巨大的抱枕!   橫炮:都錯啦,鋼索你為什麼要連這種聽起來就知道是錯的答案都要抄啊?那答案一聽還比較像是鬧翻天自己房間裡面的東西。   鬧翻天:胡說!TC怕我把抱枕當成能量塊不小芯吃掉,房間裡面只准我放能量塊。   橫炮:我跟我兄弟房間也不少能量塊,有空要不要過來參觀參觀?   飛毛腿:上面燈控的那個,要砸燈的話記得對準些。   「叮咚。」   爵士:巨像?   飛毛腿:這答案離譜了點,老威房間會放誰的巨像就是個問題。   「叮咚。」   紅蜘蛛:G1真假擎天柱劇情裡頭的那個擎天柱複製品。   橫炮:正確答案!不愧是整天想著要篡老威位子的空中指揮官,出賣這檔事做起來毫不含糊。   紅蜘蛛:哼,CPU裡面整天都只在想怎麼通敵的傢伙沒資格當我們的首領!   威震天:紅蜘蛛我回頭要把你揍爛丟到鏽海去!還有,你是怎麼知道的?   飛毛腿:顯然有人沒有意識到自己更常光明正大的通敵。   紅蜘蛛:有一次我打算趁你在充電給你黑槍的時候,你半上線的把我揍了一頓,然後從儲倉室裡面拖出那個擎天柱的複製品抱著倒頭繼續睡。   警車:我方汽車人保有提出侵犯肖像權告訴的權力。   爵士:警車,這是你目前為止最認真參與話題的一句。   橫炮:大哥對這件事情怎麼看?   擎天柱:我理解為,威震天只是待機模式程式中當作還在跟我進行戰鬥。   橫炮:太天真了,我突然懷疑老威是被大哥少了一塊的感情邏輯板鬧芯到神智不清。   飛毛腿:紅蜘蛛豐富的黑槍史終於也在這裡發揮作用,各方面。    問題六:六面獸在什麼情況下會變型?   擎天柱:「通天曉吹口哨會變狗」   爵士:「聽音樂」   警車:「回家」   紅蜘蛛:「揍他的變形齒輪」   威震天:「看見敵方通天曉」   震盪波:「滿月」   鬧翻天:「給能量塊」   鋼索:「給能量塊」   聲波:「按按鈕」   橫炮:好,這題我們有很多答案──但是只有紅蜘蛛答對。真是太不可思議了,你這題又是怎麼知道答案的?   紅蜘蛛:有一次我又黑槍失敗被揍了出去剛好撞到正在維修自己變形齒輪的六面獸……   飛毛腿:你的黑槍史簡直可以拍電影了。      紅蜘蛛OS:哼,就是這樣,紅蜘蛛,你的TF生中黑槍了威震天那麼多次都沒有成功,就是為了在這一刻一舉拿下塞伯坦救世主的位子啊,你一定會贏的!   雙胞胎:下一題──   紅蜘蛛:放馬過來吧!   飛毛腿:請搶答。   「叮咚。」   紅蜘蛛:八六大電影。   「叮咚。」   紅蜘蛛:阿萊克茜絲。   「叮咚。」   紅蜘蛛:三十塞幣。   「叮咚。」   紅蜘蛛:帕拉克薩斯。   「叮咚。」   紅蜘蛛:大力金剛。   「叮咚。」   紅蜘蛛:MH-53J直升機。   「叮咚。」   紅蜘蛛:喜歡穿著馬甲的兄控開放式卡車。   橫炮:正確答案,紅蜘蛛又一次答對了!真是太驚人了,紅蜘蛛一路氣勢如虹過關斬將,目前以一百八十分遙遙領先其他參賽者,而題目只剩下最後一題,這是不是表示紅蜘蛛已經篤定成為冠軍了呢?   飛毛腿:大家別擔芯,只要答對最後一題"鹽酸級問題",就可以獲得五萬分。   鬧翻天&鋼索:冠軍是我(俺)的啦!!「叮咚。」「叮咚。」   飛毛腿:……雖然題目都還沒公布,但是你們的答案是什麼?   鬧翻天&鋼索:啊?   橫炮:答錯囉☆ (橫炮按下主持人檯子上的一個按鈕將鬧翻天跟鋼索噴射出去外頭淋酸雨)   飛毛腿:就如你們所看到的,雖然這題分數很高,但是只要答錯,就會立刻被淘汰出局。    鹽酸級問題:IDW系列中出現的塞伯坦人第三勢力,新水晶城中騎士們的領頭是誰?   橫炮:這個問題相當地困難,絕對有它五萬分的價值。這個世界上只有三個人知道答案,兩個是我們,還有一個是我們壓根沒見過面的編制外隊員飄移同志,我們也不認識。   「叮咚。」   爵士:麥克傑克森。   「叮咚。」   震盪波:利鑽魔。   「叮咚。」   警車:方舟號,謝謝。   「叮咚。」   擎天柱:大阿特拉斯。   「叮咚。」   威震天:新水晶城在哪個星?   橫炮:通通──都答錯啦☆(將五人全部丟出去)   飛毛腿:現在只剩下三名參賽者,還有沒有人要搶答呢?   「叮咚。」   聲波:恩~~~~~是~死鎖~~   橫炮:答錯啦!情報官這次不可靠的情報系統也讓他離開了比賽現場啦☆(丟出聲波)   飛毛腿:現在只剩下紅蜘蛛和睡著的感知器,請搶答。   紅蜘蛛OS:加油啊,紅蜘蛛,你不是都一路走到這了嗎?不要忘了等你當上救世主之後自己副官的內定人選天火在等著你啊。仔細想想,答案一定跟前面一樣,都在你的黑搶史失敗之中的。   「叮咚。」   感知器:不好意思,我剛剛睡著了,請問題目是那個嗎?   飛毛腿:沒錯,你知道答案嗎?   感知器:我當然知道了,因為飄移有跟我說過啊。   橫炮:什麼?教授你──   感知器:說了不要叫我教授。新水晶城騎士們的領頭,就是當初飄…移……ZzzZZZzzzz…   「叮咚、叮咚、叮咚。」   紅蜘蛛:我知道了,新水晶城騎士們的領頭答案就是當初把死鎖……!   橫炮:糟了!剛才一直把實驗室屋頂開開關關丟淘汰者,結果酸雨也侵蝕到控制器的線路現在自己打開了!晾裝甲快去收裝甲,沒裝甲要收的趕緊找地方避雨。   飛毛腿:小爐渣跑得比我還快,普神啊希望不會溶到我的漆!   紅蜘蛛:一點點小雨也敢妨礙我答題──! (拉上找就想衝出去關芯鬧翻天情況的燈控驚天雷變形衝上天際攪散酸雨雲)   紅蜘蛛:哼哼,再也沒有人能夠阻止我回答這一題啦!答案就是,當初把死鎖升級改造的TF──班長!   (下一秒被噴射出剛回來的天際)   橫炮:哈哈哈哈──答錯啦,真是太可惜啦!   飛毛腿:沒想到紅蜘蛛竟然會因為這種失誤而出局了。   「叮咚。」   感知器:對不起我又睡著了,答案是,飛翼。   飛毛腿:正確答案!雖然感知器只回答了第一題和最後一題,但他卻成為了我們今天的冠軍,他將得到我們最高的獎賞,五千塊原生能量塊。   橫炮:由於本活動第一次舉辦就被拿走了最高獎金,也誕生了塞伯坦復原工作首當其衝不二人選的炮灰……我是說,救世主,所以這也是本活動的最後一場,謝謝各位來到"戰爭與富翁"現場以及顯像屏前面觀眾。   飛毛腿:我是主持人,人見人愛花見花開都比不上我帥氣一分的飛毛腿。   橫炮:我是童叟無欺真誠善良又無邪的橫炮。   雙胞胎:我們有緣再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